返回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5-26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作者:lidongtang 字数:6900 前文:thread-9084944-1-1.html

第二十五章

「不会的,好冲儿,你不会有事的。」宁中则温柔的笑道,娇靥如百合绽放, 盈盈双目中却有两行晶莹的泪珠流下,打湿了令狐冲的胸膛。

宁中则粉面梨花带雨,她低下臻首,轻轻吻了令狐冲一口,左手紧紧握住令 狐冲的右手,贴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道:「冲儿,还记得我去年中秋曾对你说过的 话么?盈盈周年后,我便……便把身子交给你……」说着,俏脸已如朝霞初升, 艳丽如花,娇嫩的似要滴出水来。她抬起右手,在胸前一拉,解开了襦裙的衣襟 丝带……

宁中则美眸满含春水,轻轻地褪掉了身上最后一道屏障,一具美妙妖娆,曲 线天成的如花玉体在繁华绿草中幽幽绽放,冰肌玉肤,堆雪双乳,空气中弥漫起 一丝若有若无的馨香。她又伸出玉手,解开令狐冲的腰带,轻柔的帮他褪下裤子, 就见那条粗长的恐怖虬龙昂首翘立,怒发冲冠,阳刚的力量从喷薄鼓胀的筋脉上 展露无遗。宁中则脸红的像谷中盛开的杜鹃花,她张开颀长的玉腿,轻轻跨坐到 令狐冲的身上,柔柔媚媚的对昏迷中的令狐冲笑道:「好冲儿,莫怕,待师姐来 救你……」

宁中则深深吸了口气,强压住心间的惶然与悸动,贝齿紧咬红唇,虚跨坐在 令狐冲的身上,纵然勇气鼓了无数遍,终究还是没有勇气用玉股间的娇嫩去触碰 那只粗长黝黑的狰狞大虫儿,两条颀长浑圆的美腿跪在令狐冲身体的两侧,颤栗 个不休……

「冲儿……我的好冲儿……」宁中则看着身下萎靡昏睡的令狐冲,声音颤抖 的厉害,很是无助,又很是彷徨,两行晶莹的泪水从凤目中泉涌而下。终于,她 直起玉腿,弓着蜂腰,战战兢兢的挪臀相就,将娇嫩的花蕊轻轻擩在那紫红的巨 硕龙头上,顿时一股热烫的气息从玉股间直传入体内,妙处不受控制的一阵急剧 痉挛,花溪内两片嫣红的花瓣儿绽放了开来,一股湿意从小腹深处疾涌而出,泥 泞了幽谷,濡湿了胯下那硕圆坚硬的龙头。宁中则顿时如被抽去了骨头般双腿一 软,失了力气,双腿支撑不稳跌坐下去。娇艳的花瓣儿被龙头挤的向两边分开, 那龙头溯源而上,随着宁中则粉臀的下压没入了半只。「呀……」宁中则只觉一 个坚硬粗大火热之极的圆球硬生生的挤入体内,一股撕裂般涨痛从胯间桃源口传 入心间,如中了箭的天鹅般急惶惶的掂起粉臀,拉长白玉般的脖颈,发出一声痛 苦的尖叫。

宁中则颤悠悠的晃着双腿,魂儿飞在半空中晃荡了半天,方从惶然和悸动中 平复下来。她低下臻首,凤目向玉股间瞥了一眼,只见蚯蚓般的青筋密布,横七 竖八蜿蜒在那条大虫身上,有如狰狞的盘龙!那紫红色的龙头,竟如幼儿拳头般 大小,沾满了自己的春水儿,在阳光下闪着盈盈润润的光泽!宁中则芳心没来由 的一阵乱颤,心想自己那玲珑羞处,虽已泥泞不堪,湿滑无比,但其内花径只有 一指粗细,如何容得下这般恐怖巨物,暗道:「冲儿那儿如此巨大,只怕,只怕 会撑坏身子I怎生是好……」

却又见令狐冲神色萎靡,不由一咬银牙,心道:「坏了身子又如何,只要他 好过来,我怎地都是甘愿的……」当下,便强忍住万般不适,右手双指轻轻拨开 湿漉漉的花瓣,尽量的张开颀长玉腿,缓缓坐了下去,顿时觉得下体撕裂般疼痛, 心口仿佛也被那巨物塞满了般,魂儿悠悠荡荡不知又飞到了何处。也不知多久紧 窄的花径才堪堪吞入了那大虫的头儿,便似要撑裂开来一般,芳心暗怕,急又提 臀而起,刚脱了那巨物,便倒吸一口冷气,一半是疼痛,一半却是生了难受的空 虚感。

待魂儿再一次归体,宁中则终还是心忧令狐冲伤势,暗道:「死了便死了吧, 可这物事进去怎如破瓜一般……」当下吸了一口气,紧咬贝齿,再次缓缓地坐了 下去,胀痛的感觉再次传来,不由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豆大的汗珠粘涌出,密布 臻首,双腿颤巍巍的都支撑不稳,连忙双肘撑在了令狐冲强壮的胸肌上。宛如被 一柄凶器狠狠扎进了自己的灵魂一般,宁中则闭着眼,佝偻着娇躯颤个不休,灵 魂又忽悠忽悠地在天上转了半天,才总算回过了神。

颤抖了半天才睁开凤目向下体看去,只见自己那娇嫩羞处,被撑得圆圆的, 死死咬住那巨大虫身的一半,竟无半丝缝隙!宁中则不由羞得芳心荡漾,体内又 是一阵春潮涌出。她渐渐脱离了刚刚那种阵阵的裂痛煎熬了,取而代之的是丝丝 的麻酥涨痒,情不自禁的宛如操着莲舟一般微微地荡漾起柳腰臀丘,感觉着,享 受着交合处传来的一丝丝的舒畅和快意感。

宁中则曲着蛇腰,紧紧抱住了令狐冲,动情地吻了吻这个小男人的健壮胸膛, 隆起的强壮胸肌刺激着她更大幅度的摇曳起来。

忽然感觉身下的令狐冲微微动了一下,宁中则芳心一阵惊喜,连忙低下臻首, 在他耳边呢喃道:「冲儿,坏蛋,快把九阳真经运起来……」说着,也同时运起 自己的九阴真经。

令狐冲模模糊糊中感到自己的大虫儿有半根正被一个小小的圈套严严实实包 裹住,虽然那套儿比之宁中则的小手还要柔软与滑腻百倍,却紧紧箍在虫身上, 勒的紧致至极,颇让他有些难受。忽然又觉得一股温润的湿意从那套儿的顶端浸 入虫身,接着汇入丹田,仿若薄荷般清凉舒爽,便不由舒适的扭动了一下,发出 了一声舒服的呻吟,他的一根手指慢慢的弯曲了一下。

宁中则被令狐冲那一扭,各种麻酥涨痒痛酸等强烈的感觉齐齐如电流般窜遍 全身,让她顿时失了力气,娇躯狂抖个不休。她如失了魂落了魄般软软的覆于令 狐冲身上,却紧咬银牙,继续坚持催动着九阴真经。令狐冲不经意的一扭,只觉 那紧箍的柔软腔室传来一阵温润适意,比不动时舒爽了三分,不由挺了下屁股。

那大虫儿被向上一推,又入深了花径三分。宁中则猝不及防,被胯下令狐冲 猛地向上一刺,那本千辛万苦才坐入体半根的大虫儿现在全根没入,霎那间觉得 双股间如被撑裂开来,连小腹都被塞得满满当当,那大虫的头儿还在体内一下一 下的弹动,仿若要把她的心尖都弹出胸膛一般!宁中则檀口一张,「啊」得发出 一声尖叫,她痛苦的呻吟道:「冲儿……你……你杀了我了哟……不行了……死 了哟!」

吟罢,一股温润的湿意,便从小腹内直喷而出,把令狐冲的那条大虫儿淋得 更加湿滑起来!宁中则一阵头晕目眩,彻底瘫坐在令狐冲身上,那大虫儿全根尽 没花径,她张大小嘴,想呐喊些什么,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此时宁中则已无力去挣扎,她觉得自己像一片小舟,在怒海狂涛中迷失了方 向,随时都可能被颠覆一般。唯一能做的,就是双手紧紧掐在了令狐冲的宽厚肩 膀上,勉强维系着平衡,一双颀长的腿儿如筛子般颤抖个不休。被那又粗又长的 凶器从身下刺入体内的强烈涨裂感,让抽搐不停的宁中则感到一颗心竟似被顶到 了喉咙口,她双目翻白,口中抽着冷气完全说不出话来。

令狐冲只觉那腔室中的柔软湿滑紧紧裹住了自己的尘根,那紧窄之处勒的自 己好不难受,唯有不断的动作,才能更加温润舒爽一些,于是更加卖力的挺动起 来。

可怜宁中则只能用双手死死抓住令狐冲肩膀,掐出一道道血痕,柔软纤细的 腰肢绷紧如弓,把粉腻的臀丘高高耸翘起来,旧能的张宽浑圆的玉腿,那扩张 开来的湿润花径艰难的吐纳着自己徒儿的尘柄。可是此时体内那根粗长的阳物已 完全不管她是否能够承受得住,不断深深插入了她细嫩泥泞的花腔内,直顶得宁 中则玉体不断的急剧痉挛,粗暴狂猛的抽送就像要把她顶穿一般。娇吟婉转的宁 中则被体内剧烈反应刺激的吃将不住,拉长天鹅般白皙的脖颈,昂起臻首,忍不 住大张着檀口想放声嘶叫,却仿佛又失了声,只发出呜呜的低沉呻吟。

被令狐冲从胯下连续不断快速抽送带来的丝丝的胀痛和潮水般的快感,加上 那两度不痛不快的小泄身让宁中则脑中一片空白,娇躯更加软瘫无力,如棉花团 一般。常年所习的武艺在这广阔天地间全无了用武之地,只能软瘫瘫趴伏在令狐 冲身上,任凭这徒儿在自己的娇嫩身躯内强壮有力地抽插他的火热坚硬。与那岳 不群生活了长长的二十年,也从未有过今日这般强烈的痛苦与极乐并存的感觉。

令狐冲此时只知极速全力的抽送,让宁中则不断在空虚和撑裂间倘佯,痛痒 和快感间徘徊,让她几番感到仿佛死了去又被颠送转醒过来,内心唯一清明的便 是勉力的催动那九阴真经,与侵入体内的火热内力合二为一,再送入令狐冲体内 循环流转。

也不知过了多久,令狐冲神智一清,虽觉浑身仍然剧痛,却有一股股温润的 湿意从阳根汇入体内,与体失去控制的滚烫内力合二为一,一股股的协助自己理 顺经脉,丹田也在慢慢愈合,一丝丝的收拢真气。

他抬眼望去,却见宁中则跨坐于己身,二人衣衫半解,下身赤裸,宁中则一 双长腿如玉粉腻,盘坐在自己腰间,自己的那黑虫虫正被宁中则平坦小腹下紧凑 泥泞的嫩滑私处紧紧裹住,蠕动着吮吸着。令狐冲顿时如入云中,惊奇,彷徨, 狂喜,酥麻和舒爽等万般感觉齐齐涌上心头,让他如胸间被压了一块大石,激动 的不能呼吸。

「师……师姐……」

令狐冲呐呐的叫了一声,心中激荡起滔天巨浪,顿时下腹痉挛了一下,一股 燥热出了丹田,流过会阴,顺着那大杵儿激射出去……

宁中则觉得一大股滚热的激流从那大虫儿顶端射入体内,让她恍惚间有一种 被烫飞的错觉。然而她却再也叫不出声来,只觉小腹中被注入的热流越来越多, 竟然微微涨鼓起来。暖洋洋的感觉汇遍了全身,无边的倦慵一波波的涌上心头, 让宁中则只想趴在令狐冲身上沉沉的睡去,再不醒来。

宁中则脸红似血,一双星眸荡漾着起了雾的春水,几缕由于激烈运动散落下 来的黑亮秀发汗腻腻地黏贴在细嫩的肩颈胸脯上,让那娇润滑腻的肌肤更显出一 抹怵目的白皙。她紧紧的搂着令狐冲的身子,那双笔直修长、丰腻圆润的大腿仍 然亲昵地缠绕在令狐冲的腰间,夹得那么用力,好象根本不舍得放开……

激情之后的平静和温柔,正一点一滴地慢慢融入二人的心田,过了许久,令 狐冲才艰难地抬了下身子,轻轻地抚摸着宁中则柔软黑亮的秀发,低声道:「师 姐」。

胸前的红珠还是那么坚挺,一对饱满的玉乳压在令狐冲隆起的胸肌上,让他 清晰的感觉到那两粒突起的硬度,为之销魂。

「嗯?」低低的回应带着娇慵的鼻音,似哼似吟,仍回荡在激情余韵之中的 宁中则稍稍回复了神志,把脸害羞地埋在他的怀里呢喃地应道,小手爱怜的抚着 这小男人的胸膛。

「我的腰都快被你夹折了」。

「噗哧」地一声娇笑,两条丰腻雪白的大腿放松下来,却又立即又贪婪地用 小腿绞住了他的双腿,根本不放他从自己身下出来,一个娇嗔羞喜的声音在他耳 边低低呢喃着:「活该……为了帮你疗伤……差点把命都给你了,身子也失了与 你,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说着,宁中则心中一漾,红唇相就,主动吻上了令 狐冲的大嘴。

热热的唇吻和说话时喷出的细细气流,弄得正处敏感状态的令狐冲肌肤痒痒 的,见二人躺于繁花野草中,而宁中则的娇嗔无限让他的凶器再次昂首挺立起来, 在那紧窄湿滑的花径内恣意的变粗变长……

宁中则只觉体内那杵儿又迅速的膨胀起来,熟悉的涨痒感又随之而来,连忙 四肢并用支起娇躯,抬高了臀丘。只听「啵」的一声,那虬龙被拔出了洞,宁中 则顿时觉得花径内传来强烈的空虚和裂痛,一股股湿意沿着颀长笔直的玉腿蜿蜒 而下。

见令狐冲可恼的双手又环抱过来,宁中则连忙迈起长腿想逃开两步,却站立 不稳,骤然起身,竟然一个踉跄,险些跌到,连忙说道:「冲儿,你内伤尚未愈 合……怎么又……我不行了哟……」

第二十六章

令狐冲和宁中则出得山谷,在山里行了半日,终于来到一处市镇。此时天已 黄昏,两人看到一家面馆,便相携进了面馆,在屋角捡了一个偏僻的桌子坐下, 叫了两碗面,几个小菜。

二人已经一年有余未吃到世间饭食。令狐冲筷子上挑起长长几根面条,笑吟 吟地道:「我跟你还没拜堂成亲……」宁中则羞得满脸通红,嗔道:「谁跟你拜 堂成亲了?」令狐冲微笑道:「将来总是要成亲的。你如不愿,我捉住了你拜堂。」 宁中则似笑非笑地道:「在山谷中倒是乖乖的,一出来就来说这些不正经的疯话。」 令狐冲笑道:「终身大事,最正经不过。师姐,那日在山谷之中,我忽然想起, 日后和你做了夫妻,不知生几个儿子好。」宁中则秀眉微蹙,嗔道:「你再说这 些话,我不跟你一起去恒山啦。」令狐冲笑道:「好,好,我不说,我不说。因 为那山谷中有许多桃树,倒像是个桃谷,要是有六个小鬼在其间嬉闹,岂不是变 了小桃谷六仙?」

宁中则心中好奇,问道:「哪里来六个小鬼?」一语出口,便即省悟,白了 令狐冲一眼,低头吃面,心中却甚甜蜜。

正当令狐冲调笑宁中则正开心的时候,突然胯间被什么东西碰到一下,低头 一看,顿时双目瞪大,只见宁中则一只修长的美腿不知道什么时候伸了过来,那 纤巧的蛮靴还穿在脚上,却把脚绷直了些,用鞋尖在他的下体上有一下没一下的 轻轻触碰着,显是在报复与他。

令狐冲抬头望了宁中则一眼,只见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优雅的吃着面,不 由心中一痒。周边食客虽然不多,三三两两在面馆分散坐着,虽然没人注意这个 角落,可是毕竟大庭广众,师姐可端的大胆。虽然隔着衣物,但宁中则玉足轻柔 的上下撩拨之下,令狐冲的肉虫虫很快就昂首挺立起来。

宁中则感受到了令狐冲肉棒的膨胀,用眼角的余光横了令狐冲一眼,嘴角上 翘。令狐冲趁机将左手从桌布下探了过去,一把捉住宁中则作怪的小脚。

宁中则突然发现自己的脚被令狐冲捉住,顿时一惊,美目睁的溜圆,秀气的 剑眉都立了起来。她本意只是撩拨调戏一下令狐冲,却没想到令狐冲这么大胆, 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捉住她的脚。她此时再也无法镇定,深怕被别人看到,用那双 凤眼狠狠的瞪了令狐冲一眼,俏脸似嗔似怒,腿上开始发力回收,想挣脱令狐冲 正在揉搓她玲珑玉足的大手。

令狐冲哪里会如她愿,反而将身体向前坐近一些,然后用手将宁中则的小脚 强行贴在胯间的帐篷上,开始上下摩擦起来。

宁中则的美目睁得更大了,她不太敢使出太大力气,怕惊动了别人,她看了 一下周围,见面馆内只有不多的几个食客,也没人注意这边,方稍微安了些心。 那只修长的美腿挣扎了几次都无果后,宁中则没好气的白了令狐冲一眼,将碗中 的一块牛肉夹在了令狐冲的碗中,然后索性不再反抗,低头吃起面来,任由令狐 冲的大手在桌面下的肆意轻薄。

令狐冲吃面三心二意,宁中则却很快的吃完,她抹了抹丰润的红唇,笑吟吟 的看了令狐冲一眼,突然把玉手伸到桌面下,在令狐冲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趁 令狐冲吃痛时飞快的缩回了被轻薄的玉足,然后俏生生的站了起来,挺着高耸的 胸部,风姿绰约的伸了个懒腰,笑着道:「冲儿,我们且在这市集歇息一天再走 吧。」然后扭着蜂腰前去柜台付了账。

夜半月如钩,闲挂柳梢头。小镇已陷入一片黑暗与寂静之中,唯有那同福客 栈后面一独立小院内的厢房中仍传来一阵如泣如诉的低吟声。

月光如水般流淌,穿过那敞开的高窗,照在屋内的高床上。一个双十少妇侧 身卧在榻上,乌云般浓密的青丝披散于脑后,粉腻如雪的娇躯在那月光下流颤着。 她半抬着一条浑圆颀长的腿儿,芊巧的玉足随着身体的颤动如风中杨柳般悠悠荡 荡的晃动,满月般皓洁的挺翘臀丘间是一丛油亮乌黑的芳草,一条粉红柔嫩的溪 涧从芳草间潺潺流过,在玉股间汇成了一汪春水塘,可惜却被一根乌黑粗长的陋 物在其间快速的插进抽出,有些煞了风景。那春水塘中居了一只肥腻腻的玉蛤, 红嘟嘟的小嘴儿随着陋物的钻进钻出圆了又合,合了又圆……

玉人似是无法承受那般快速粗暴的侵袭,颤兢兢的回过头去,低吟般的呢喃 道:「冲儿呀,你且慢些儿抽送,我受不了会叫的哟,莫叫外面人给听见……」 一边小手颤巍巍的拈起枕边的方巾,艰难的扭转臻首,细心的替身后的男子擦拭 额头上密布的汗珠,一边娇嗔道:「慢些儿个,看你……看你满头大汗的……哟 ……坏东西……入的太深了哟……」

身后那年轻男子一边揉捏着玉人胸前水蜜桃般翘挺结实的玉乳儿,一边低笑 道:「师姐莫要担心,我特意挑了这小院,偏僻得很。你再大声些叫也无妨。来, 师姐,你且翻个身…」说着,轻轻推了下玉人的雪臀,那玉人「啊」的一声轻叫, 变得趴伏于床。那男子如跗骨之蛆般贴着玉人,大虫儿也没有从玉人幽谷中抽离, 随着她翻身覆在了她的粉背上,一边亲吻着伊人粉滑的香肩,一边弓起有力的腰 肢,凶器向那玉臀美腿交汇的粉色圆涡中刺去,挤开泥泞,没入幽处。玉人「啊」 的叫了一声,长腿被挤的张开了些许,不禁回手轻轻的捏了那男子腰肢一把,道: 「就知道你租这个院子没安什么好心,我二人身上银两不多,你几下花完后面该 如何是好?」

男子装作痛呼了一声,腆着脸笑道:「山人自有妙计,娘子可否听小生细细 道来?」说完,低下头去,贴在玉人耳边窃窃私语起来。那玉人妙处被男子的凶 器不断的抽送,满面潮红,艳的要滴出花露来,只觉魂儿飘飘荡荡在天上晃悠, 男子的话语十句倒她只听进了七八句,半天才回道:「冲儿,这……使得么?」

男子一笑,说道:「如何不使得?不义之财,取之有理,用之有道。明儿一 早我就去踩点一番……」说着,撅起紧实的臀部,如拉弓射箭般,大开大合的挞 伐起来。那玉人此时已没了回嘴之力,玉手拽了缕青丝在嘴里咬了,忽然娇躯急 速的颤栗起来,檀口一张,婉婉转转的娇吟起来:「坏冲儿,弄死我了呦…」

……

一阵寂静后,玉人呢喃的唤了一声「冲儿」,声音娇慵无比。

那男子搂着玉人,亲了她一口,柔柔应了一声:「师姐」。

又听那玉人甜蜜的笑了一下,娇声道:「冲儿,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我 们现在做那事之时……阴阳神功便会自行运转,不需刻意的行功?」

男子一边抚着玉人胸前的雪沃丰盈,一边笑道:「许是功力更进一层的缘故 吧,师姐不是刚刚晋了第八重么?」

玉人想了一下,娇慵的道:「或许是吧。」说着,如猫儿般蜷缩了身子,挤 在男子怀里。

男子忽然笑道:「那我们日后更要勤力些,神功方能早日大成。」

「呸,坏冲儿,说来说去还不是想着法子欺负与我……」女子在他怀中不依 的扭动一下娇躯,笑骂着,小手在男子的熊腰上又轻轻的掐了一把。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3-24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7-28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1-22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14-16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17-18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19-20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1-22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全本完]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