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14-16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作者:lidongtang 字数:6000 前文链接:viewthread.php?tid=9069911&page=1#pid94850623



第十四章

半夜时分,令狐冲又被热醒,只觉满身燥的大汗,湿腻腻的难受,暗自诅咒 这该死的天气。寒潭太远,刚想下床去水井那提桶水冲凉,忽听得隔壁有开门声, 他想:「孤男寡女半夜遇见终是不妥,且等师娘会屋后我再出去。」

隔壁门开了,脚步声却不是向屋后,而是来到他门前,令狐冲大是奇怪,屋 外人无声,他也只好不语。

屋外人在门口站了一会,见屋内没有动静,显是屋内人睡熟了,方走向屋后。

令狐冲在床上躺了一会,正等的不耐时,听得屋后有细微的水声,他的心忽 然激动起来,跳跃起来,难道?莫非?应该是吧?不会吧?

令狐冲悄悄下了床,走到墙边,闭起一只眼睛从隐透亮光的窗户板缝凑上去, 一看,顿时把那只睁开的独眼睁到了最大。

皓月撒下一片银光,把屋外照得透亮,贴着板缝他看见师娘窈窕的背影,正 在脱衣,丰腴的身体在他眼中真是美的惊心动魄,令人销魂之极。贴着板缝隙向 外望去,翘挺丰盈的臀儿赫然在目,近在咫尺之间,臀儿宛如用规矩画出来的一 般,那叫一个浑圆。

素约的小腰身下,洁白的小衣兜紧了两瓣臀肉儿,中间一抹浅浅的诱人沟壑, 看起来就像一枚已经成熟的水蜜桃儿。

令狐冲不是一个浪荡无行的登徒子,却也不是一伸非礼勿视的堂皇君子,见 着这样情景便会立时面红耳赤地避开,还要自责不已。他只是一个很年轻力壮的 男人,有这样的眼福,又自忖不会被师娘发现,对师娘也不会造成什么实质的伤 害,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便跃动起来。尤其师徒的禁忌更让他欲罢不能,当然,最 大的罪魁祸首应该是这该死的天气,令狐冲忽然觉得天气热也当真不错……

「令狐冲你好缺德,真是太缺德了,怎能偷看师娘……我……我看两眼就走, 看两眼就走……」

贴身亵裤褪下来了,两条光洁溜溜的粉腻浑圆大腿,结实颀长,臀肌白皙如 雪、形如满月,弧线惊人,却又肉光致致,滑腻光润,就像刚剥了皮儿的蛋清一 般可爱。

令狐冲暗自品评道:「常听人说,屁股就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师娘下边这张 脸生得如此妖娆,上面那张脸却那么端庄……当真是……当真是……唉」

宁中则脱下衣物,转身弯腰从身下桶内捞起布巾……

令狐冲的魂魄轰地一声,长久以来压抑已久的男性欲望被她娇美动人的身体 攸地唤醒,他的伦理道德瞬间崩溃。视觉的快感迅速在他的心湖中荡漾起层层涟 漪,使他欲火炽燃、下体已坚硬如铁。

那对椒乳硕大浑圆,但是却不显下垂,在宁中则身下一荡一荡。大小一手很 难掌握。乳房的颜色象瓷一样光滑细腻,尖挺结实的乳房上两粒嫣红的樱桃娇嫩 欲滴。

月光从树间照射下来,风吹影动,斑斓的光影抚弄着她婀娜动人的身子。盈 白如玉的娇美乳房如月光般皎洁,仿若融入了月光中,只剩下那优美弧线的轮廓 和两个小小的凸起,在宁中则的小心擦拭下翘挺起来,两颗绯红色的蓓蕾竖立着, 娇嫩无比,像两个樱桃般俏挺着,仿佛比第一次见更加鲜艳了些。

乌黑秀丽的长发散乱在她光滑圆润的颈背和肩头上,细细的柳腰使那浑圆、 眩目、柔软丰盈的臀部展现着惊人的美丽曲线,高耸的圆丘间优美的弧形沟壑让 人心荡神驰,仿佛那是可以让人升入仙境的蟠桃。

擦拭完上身,宁中则的玉手顺着那动人的腰弯滑下去,抚上了她肥硕圆润、 柔软挺翘的粉臀,不经意间掠过幽谷,蓦的发出一声柔婉低回的娇吟,如丝如缕 般地从檀口中流泻出来,一声一韵,就似一股清泉幽咽流淌。

第二天清晨,鸟鸣风和,令狐冲从沉睡中醒来,只觉神清气爽,体内那几日 来的烦躁火热仿佛消退了一些。他爬起身,忽然发现股间一阵湿腻凉滑,低头一 看,贴身的裤子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连忙换了裤子,本想去门去洗,却见师娘已经在外面练剑,就把内裤收于床 头下面方出门。

宁中则嗔怪的道:「冲儿,你又迟起了。」

令狐冲有些羞愧的道:「师傅,我下次一定注意。」说完吃了早饭出了门去 地里整理庄稼。

带回到石屋已接近中午,却见门口晾衣绳上挂着自己的内裤,正随风飞舞, 已经快干了,不由得老脸一红。宁中则看着他尴尬的表情,只是笑着横了他一眼, 也不说话,自去做饭。

饭后,宁中则对令狐冲道:「冲儿,你那九阳功法练的如何了?」

令狐冲道:「我已练到第二卷,近日却遇到些阻碍,感觉体内有一股炎火焦 躁,始终挥之不去,体内其他内力却又躁动现象,想是天太热了。」

宁中则道:「可是练到了如自己有不得力处,便是双重未化,要於阴阳开合 中求之?」

令狐冲奇道:「师傅如何得知?」

宁中则抬头望着室顶,沉吟不语,一动不动的拟视,始终皱眉不语。

令狐冲道:「师傅,你可知道解法么?」

宁中则沉吟良久,原来她那日查看书卷,发现这张前辈在九阴真经卷内录了 九阴九阳合修功法,九阴真经,九阳真经都有先天缺陷,正常修习都有极大风险。 张无忌原先修了九阳神功,在大成之时本应遭遇自焚之苦,却机缘巧合避了这一 劫,而周芷若前辈学习九阴真经却遇到劫难,幸得张无忌救助,后张无忌研创了 双修之法记录于九阴真经那一卷内。

宁中则心道:「冤孽,冤孽,想不到我拖沓这许久,妄想迟些日子,难道还 是避不过。也罢,我这九阴功夫刚好也需要九阳真经来合修,待解了冲儿内力之 乱和杀了林平之替珊儿报了仇,我便死了吧!」当下心中却委实艰难做决定。

终于,她脸上起了一抹嫣红,低声道:「那九阴真经内记载了九阴九阳双修 功法,我已练到九阴真经第三重,可以用九阴决中的阴阳互相克,阳中求真阴助 你过此关,九阴九阳本相辅相成,互相扶持,对我练功也大有裨益,但须……拣 空旷无人之处,全身衣服畅开而修习……使得热气立时发散,无片刻阻滞,否则 转而郁积体内,小则重病,大则丧身。」她声音越说越低,到后来已几不可闻。

令狐冲道:「那幺咱们解开衣服修习就是了。啊,不对,那是大大的不可以 ……」

宁中则大嗔,狠狠的踢了令狐冲一脚,顿足道:「你我男女有别,解开了衣 服相对,成何体统?」转身逃入自己屋内。

第十五章

这日令狐冲在棉花地拔完杂草,想去抓只野鸡打打牙祭,却发现一只小兔儿, 雪白的毛儿甚是可爱,便想抓住送给师娘做宠物,这小兔东闪西躲,灵动异常, 他此时轻身功夫已甚是了得,但一时竟牠追不上。他玩心大起,却与它比赛轻功, 要累得兔儿无力奔跑为止。一人一兔越奔越远,兔儿转过树林,忽然在一大丛粉 花底下钻了过去。

这丛粉花排开来长达数丈,密密层层,奇香扑鼻,待他绕过花丛,兔儿已影 踪不见。令狐冲与它追逐半天,已生爱惜之念,心想找不到也就罢了。但见花丛 有如一座大屏风,粉蕊碧枝,煞是好看,四下里树荫垂盖,便似天然结成的一座 花房树屋。

令狐冲心念一动,忙回去拉了宁中则来看。

宁中则开心的道:「好漂亮的花儿,可惜离家太远了些,你想移植些回去么?」 令狐冲道:「不,师傅,这是咱们练功的好所在,你在这边,我到花丛那一边去。 咱俩都解开了衣杉,但谁也瞧不见谁。岂不绝妙?」

宁中则听了大觉有理。她跃上树去,四下张望,见东南西北都是一片清幽, 只闻泉声鸟语,确是个上好的练功所在,说道:「亏你想得出,咱们今晚就来练 罢。」

吃了晚饭过后,师徒俩踏着月光,来到花荫深处。静夜之中,花香更加浓郁。 宁中则将双修的口诀法门说了一段,令狐冲问明白了其中疑难不解之处,二人各 处花丛一边,解开衣衫,修习起来。令狐冲左臂透过花丛,与宁中则右掌相抵, 顿时仿若有一股电流从掌间向二人身内流去。

两人运起内力,令狐冲觉得宁中则玉掌凉润如玉,触之舒服至极,体内炎火 顺着内力涌向掌端,流入宁中则掌内。宁中则只觉一股热流涌进体内,暖洋洋的 甚是舒服,把内力转入丹田,化作真阴,又流转到令狐冲体内,二人真气循环不 休,都觉得内力在缓慢增长。

九阳真经练到第二卷,卷曰如自己有不得力处,便是双重未化,要於阴阳开 合中求之。九阴真经第三重诀曰:法如第二重,阴阳互相克。意在修罡气,热火 不侵法。阳中求真阴,九阴第三重。九阴九阳刚好暗合双修之道。

月光之下,令狐冲见面前宁中则眼波流转,玉容嫣然,青丝披肩,宛如芙蓉, 在粉花簇拥下,更增妩媚,忽然心猿意马,忍不住便想伸臂将她抱在怀里,亲她 几下,但随即想到她是师娘,双臂伸出了便即缩回。宁中则奇怪的问道:「你这 是什么招数?」令狐冲道:「我腋下奇痒,忍不住动了一动……」

宁中则笑骂道:「坐不住的东西,今天且到这里,明儿咱们再过来。我先回 家做饭去。」

二人便天天到此练功,半月之后,令狐冲感到体内燥热尽去,九阳内力更加 精纯,其他多股内力竟然被化掉一股。他更感觉到师娘比之前竟然年轻了些,皮 肤更加盈白紧致,脸部眼角的小小皱纹皆已不见,面部有若蛋清般光洁细腻,偏 那一颦一笑又带着成熟的风情。宁中则本大他十余岁,如今看来,竟似不到三十 岁的少妇般。

花开终有花落,夜里的豪雨让粉花飘零了一些,二人练功时令狐冲不经意间 经透过花丛缝隙看到那后面的婀娜身姿,点点花枝后雪白,不由得有些发痴,忽 然微微用力,大手覆住宁中则的纤软玉手,只觉入手如若无骨。

宁中则一抬头,见他目光痴呆,红晕上脸,微感不妥,眼光中露出羞怯之情, 轻声道:「冲儿,收手!」

两人这段日子单独相处,年岁日长,不由得有一股说不清的情愫在二人心底 滋生,只是一个矜持端庄,一个尊敬恭顺,且有师徒名份,即在言语中亦无丝毫 越礼之处,此刻所练功夫却委实暧昧,让令狐冲有些情不自禁。

令狐冲却见她眼波盈盈,满脸红晕,嘴角边似笑非笑,娇媚百端,不禁全身 滚热,再也难以克制,双臂穿过花丛,抱住了她身子,但觉入手娇嫩,粉腻无骨, 伸嘴欲在她脸颊上一吻。宁中则正处盛年,心中自非全无情欲,给令狐冲这幺一 抱,见到他的眼光,不由得心中动情。但她自持师傅名份,蓦地里觉到不妥,出 力跳起,脱出令狐冲的搂抱,穿上衣服,又重重在他臀部猛踢一脚,喝道:「小 混蛋,你不乖!不练啦!」奔回石屋。

令狐冲又惊又惭,急速随后跟去,幸好宁中则并没闭上门。令狐冲走到宁中 则卧室之外,拿了一柄扫帚,跪倒在地,说道:「师傅,今天我错了,请你重重 打我吧!」高举扫帚过顶。宁中则横了他一眼,哼的一声,说道:「我不打你, 你知错了就好。咱们以后……另找地方练吧。」宁令狐冲听了她一声哼,心中大 石才落,说道:「师傅,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宁中则又哼了一声,俏脸一红, 却没有说话。

第二天,宁中则把练功地转移到了棉花田里,棉花结的茂盛,簇簇拥拥仿佛 一床大大的棉被铺在大地上。二人脸部皆略高于棉花团,宁中则暗笑,心道: 「看你怎么再偷看我……」她却不知令狐冲虽再也不能看到下面情形,然而看着 她的如花娇靥,却也怡情自乐。

两人自此每日练功练功,都进展神速。令狐冲和宁中则也各严自提防,以免 更犯当日险些情不自禁之误。如此两月有余,相安无事。

第十六章

已到了九月,满谷秋色,棉花如絮,仿佛一大片洁白的云朵,快到了摘果季 节。

这一日,二人正在棉花地里行功,突然间令狐冲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响。

这九阴真经行功是「阴退」,九阳真经为「阳进」。令狐冲练的是「阳进」 功夫,随时可以休止,宁中则练的「阴退」却须一气呵成,中途不能微有顿挫。 此时她用功正到要紧关头,对脚步声全然不闻。令狐冲却听得清清楚楚,心下惊 异,但却仍然握着宁中则手掌,行功相助宁中则。只听那脚步渐行渐近,令狐冲 隐身棉花丛,偷眼外望,见一人身影走近几步,心中就焦急万分,那人似在周围 寻找什么,移远几步,令狐冲又略略放心,想道:「这人究竟是仇敌寻入谷中还 是误入这谷内?难道这谷还有其他出口我不知道?莫非……」

那人走开几步,令狐冲正略略放心时,一块大石突兀的投来,正对准了宁中 则坐处棉花丛,令狐冲大惊之下已无细思余暇,纵身而起,右掌仍握住宁中则左 掌,左掌从右掌下穿出,托助大石,一招「彩楼拋球」,使劲挥出,将大石拋在 两丈以外。但他此时内力未足,这一下劲力使得猛了,劲集左臂,下盘便虚,登 时站立不稳,身子一侧,左足踏上了一根花枝。那花枝迅即弹回,碰在宁中则脸 上。只这幺轻轻一弹,宁中则已大吃一惊,全身大汗涌出,正在急速运转的内息 涌入丹田,回不上来,立即昏晕。

那人在棉花从下已瞧清楚宁中则的面容,又见她晕在地下,身无寸缕,叫道: 「妙啊,原来师娘未死,与大师兄你……呦呦,在干什么……大师兄当真眼福不 浅……」

令狐冲一见竟是劳德诺,又惊又怒,厉声喝道:「老贼,你如何寻到这里来 的?」见宁中则摔倒后便即不动,想起她曾一再叮嘱,练功之际必须互相肌肤贴 合,纵然是獐兔之类无意奔到,也能闯出大祸,这时她大受惊吓,定然为祸非小, 惶急无比,伸手去摸她额头,只觉一片冰凉,忙将她襦裙捡起,遮好她身子,将 她抱起,叫道:「师傅,你没事幺?」

宁中则「嗯」了一声,却不答话。令狐冲稍稍放心,道:「师傅,你且忍耐, 待我杀了这恶贼。」宁中则全身无力,偎倚在他怀里。劳德诺退后几步,强笑道: 「大师兄,你和师娘在此干无耻的勾当,现下她片刻不得离你身,你如何杀我?」

令狐冲听了「干那无耻勾当」六字,盛怒之下,将宁中则轻轻转到后面,让 她趴在自己身上上,折了一根树枝拿在手中,向劳德诺戟指喝道:「你胡说些甚 幺?」

宁中则适于此时醒来,听了劳德诺这几句话,惊怒交集,刚调顺了的气息又 复逆转,双气相激,胸口郁闷无比,知道已受内伤,只骂得一声:「你胡说八道 ……」突然口中鲜血狂喷,如一根血柱般射了出来。

令狐冲大惊,道:「师傅,你莫听他胡说。」宁中则气喘吁吁的道:「不, 你杀了他,别……别让他在外边说……说我们……」令狐冲道:「好。」纵身而 前,手中树枝向劳德诺当胸点去。

劳德诺脸现惊慌之色,转身欲逃,现在他很是后悔。

数月前,他曾和左冷禅,林平之到了隔壁之谷找寻令狐冲,却没有找到。带 回到地面上后,想那谷中枯草尚温,为何人不见踪迹,苦思不得其解,又颇为后 悔带左林二人致谷中,即使从令狐冲那得到剑谱,也不一定轮到他来参详,说不 定还有性命之忧。于是后面又两次三番偷偷背着左冷禅和林平之独自到谷中寻找。 有一日看到谭中鱼儿吐泡,猛然想起在水潭也曾见过有气泡冒出,不由心里一亮, 暗想:「莫非当日那小贼藏于水中?或者谭中别有洞天?」当下潜入水中,果然 有一水道,便循着水道直游上去,竟然被他发现了这个新天地。

劳德诺欣喜若狂,鬼鬼祟祟在谷中探寻,寻到石屋,果然发现有人生活的踪 迹。这时,宁中则和令狐冲正在棉花地双修,劳德诺寻了过来,突然发现二人赤 身裸体相对,手掌互握,又是吃惊又是不解,隐隐猜到他们在合练什么功法。但 是他又知道却令狐冲高超剑法,自己万万敌不过,然而苦苦寻觅几个月的令狐冲 就在眼前,仿若肉在嘴边却不敢吃,最后脑袋一热,利令智昏,兵行险着,拾起 一块大石投了过去,心里却生的是侥幸,心想他二人不知作何勾当,趁他们不注 意,砸伤也是好的。

劳德诺没逃两步,就觉肩部剧痛,心道:「我命休矣!」却听啪的树枝折断 声,原来令狐冲心优愤怒之下,忘了树枝终不是剑,而且无法灌注内力,直刺过 去,却被劳德诺身体折断。

劳德诺跳开两步,转身过来,看着令狐冲手中的秃树枝哈哈大笑:「令狐冲 啊令狐冲,枉你剑法独步,现在看你如何施展……」

还未说完,忽然觉得眼前一花,令狐冲已来到面前,啪的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这一掌却含了九阳神功的劲力,而且是全力出手。劳德诺顿时脸被抽的转了方向, 只听喉骨咔咔几声响,已说不出话来。令狐冲一呆,刚刚将九阳神功灌注掌内, 竟有如此大的力道。

来到劳德诺面前,见他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却想起六师弟死于他手,顿时大 恨,捡起劳德诺长剑,刺了下去。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3-24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7-28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1-22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5-26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17-18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19-20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21-22

3.0分

3.0分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全本完]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