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若有情](第七十七章) 作者:hyperX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天若有情】(纸那幺多,这 都是名字叫做「徐兆兰」的女人,她们面目各异、年龄不同、户籍更是天南地北, 就算是借助警方的力量,也只能做到这样了,要查出那个是我们要找的「徐兆兰」, 只能靠人工的力量。

  吃完早餐后,我们一张张的查阅身份资料,然后按年龄和户籍对她们进行分 组,理论上本地户籍和年龄较大的女性更接近我们的目标,但这也并不一定,谁 说「徐兆兰」不会是个外地的小姑娘呢,反正这个名字只是幌子罢了,我们要找 的是躲在名字背后的那个人。

  白莉媛洗完碗筷后,也过来帮忙收拾资料。翻着翻着,她突然拿起一张纸片 看了又看,嘴里诧异道:「奇怪,奇怪了。」

  「这个女人我好像认识。」白莉媛喃喃自语着,我忙接过她手中的纸片。这 个女人的户籍是在淮海市某一小区,上面贴着的照片是个四十左右的女人,时髦 的斜短发下方一张下巴尖尖的脸,五官虽然颇为艳丽,但是看上去却有几分虚假, 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整容出来的。

  这张脸的确挺熟悉的,我在脑海中搜索再三,终于想起了一个名字,这不就 是我初次去莉阁碰到的那个许姐吗,她当时是梦兰为首的三人帮中的一员。

  想到此处,我忙抬头问道:「妈妈,你认识她吗?她是叫『徐兆兰』吧,我 在你的店里有看到过她?」

  「人是这个人,可是她名字叫做『许美芬』,并不叫『徐兆兰』。」白莉媛 把手中的照片看了又看,生怕自己认错人一般。

  「可能这是她的另一个身份也说不定,以吕江的门路要弄一个假身份很容易 的。」梅妤在一旁分析道。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到目前为止,这个「徐兆兰」是我们发现的最靠谱的一 条线索,不管究竟结果如何,我们都应该对其进行一番探究。

  白莉媛告诉我们,她是通过施依筠才认识许美芬的,早在她之前,这个许美 芬就是梦兰的三人帮中一员,白莉媛与她只是表面上的朋友而已,平时除了吃喝 逛街美容之外,很少有其他的交往。不过她告诉我,许美芬与施依筠的关系比较 密切,她或许可能知道许美芬的底细。

  既然找到了方向,我们立刻就要行动起来,当然具体去做这件事的人肯定是 我。除了白莉媛,其他人并不知道,我与施依筠之间的暧昧关系,但此时这种关 系,对我的行动有益无害。

  一阵狂热的颤动,伴随着女人口中发出的呻吟,两具颜色各异的肉体终于平 息下来,我摊开四肢惬意的仰面躺着,臂弯里的女人皮肤白皙、身段丰腴,一丝 不挂的成熟肉体上粘满了汗液和性液的痕迹。女人一头挑染过的大卷发,五官面 容丰艳冶人,但是她口中发出的声音却有着低于年龄的娇嫩,带着一股矫揉造作 的味道,但却很能激起男人身上的情欲。

  我们正躺在施依筠家主卧室的大床上,这间卧室装潢得富丽堂皇,高档的法 式家具,昂贵的波斯地毯,到处洋溢出金钱的味道。此时房间里随意扔着女人的 高跟鞋、文胸、内裤以及被撕破的丝袜,还有男人的衣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淫 靡的味道。

  「亲爱的弟弟,好久没跟你爱爱了,还是这种感觉最让我舒服。」施依筠嘴 中叹道,伸手抚摸在我的脸上。

  从去年到现在,我与施依筠大概有半年没有联络了,今日重温旧梦,自己却 是带着其他目的而来,未免有些过意不去。不过以她的性格习性,入幕之宾应该 不止我一个,想到此处心中的愧疚感稍稍减轻了。

  翻过身来,伸手握住那颗白嫩肥腻的丰乳,我一边逗弄着她暗红色的大乳头, 一边用甜言蜜语抚慰着她,对于这种女人爱听的话语,我已经掌握得颇为娴熟了。 女人当然都喜欢男人粗长壮硕的阳具,但你在喂饱她下方的小嘴后,再对上面的 嘴儿说一些情话,她无疑会更愉快的。

  话题从施依筠的儿子开始,他两个月前已经飞往英国继续学业了,然后逐渐 转到吕家那边,施依筠显然不清楚我最近的身份,她略带酸意又不掩嫉妒的谈到 吕江在商业上的成功。用她的话来说,梦兰从欧洲巡演回来后,简直张狂的不得 了,屁股都要翘上天了,整天动不动就把她的姐妹帮叫出来,在她们面前炫耀丈 夫的权势。

  施依筠虽然看不惯她那个得意劲,但表面上还得与之周旋应付着,毕竟吕天 的事业做得越大,她赚钱的空间也会相应的提升。还好梦兰没有得意多久,很快 就爆出她儿子吕天卷入了轮奸案,现今吕家已经成为全国人民的笑料,街头巷尾 都在讨论着这个奇葩的家庭,而梦兰忙着为儿子奔走,也无暇再来炫耀了。

  我漫不经心的提起许美芬这个人,施依筠好像对这个话题颇感兴趣般,毫无 隐瞒的告诉我,这个许美芬年纪起码有四十二了,但对外她总是声称自己还不到 四十,别看她皮肤什幺的看起来挺年轻水嫩的,那都是在美容院花大价钱保养出 来的。

  许美芬是淮海本地人,父母亲都是那种没啥本事,但花起钱来却大手大脚的 小市民,对女孩子的教育更是讲究实惠和功利,所以从小她就没正儿八经念过书, 时间都花在穿衣打扮上了,最后只好考了个护校,毕业后分配到市医院的产科工 作。

  不过,凭着许美芬还算出色的长相,一直都有男人愿意在她身上花钱,而她 对男人的要求也很高,既要有钱有势,又要有模有样,还得对她体贴周到,所以 虽然身边的追求者如云,但她始终没有答应其中某一位,但对于他们献上的礼物 与殷勤,却照单收下。

  「你知道吗?」施依筠把嘴凑到我耳边,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

  「许美芬跟吕江有一腿。」施依筠口中的消息的确令人意外,不过从另一个 角度来看却又合乎情理,否则你很难解释吕江会让她来代持自己的股票。

  「她当吕江的小三都有十几年了。」施依筠这幺说让我有些惊讶,从表面上 看许美芬跟梦兰关系很好,而且马前鞍后的为她效劳,难道梦兰并不知道许美芬 与自己丈夫之间的关系吗?

  我把疑问告诉施依筠,她捏捏我的脸笑道:「弟弟你想错了,她当小三的时 间比梦兰当正室的时间还长,不过这些年吕江已经很少再找她了,所以她也是很 饥渴的。」

  「我有一个表姐是市医院的医生,所以我老早就知道许美芬这个人了,不过 这层关系我一直没告诉她,别看她表面风风光光的,其实下面里有几根毛我都清 楚。」施依筠有些不屑的道。

  根据她的转述,许美芬一心想要傍大款,但是总没遇上个让她称心的,眼看 着身边一个个朋友都嫁人了,自己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之前对她有企图的男人们, 在尝试过一两次还没上手,也都渐渐选择了放弃,随着岁数的增长,她逐渐变得 门前冷落起来,虽然外表还是保养得不错,但背地里被人拿去当笑话一样传来传 去。

  不过没想到的是,居然给她抓到了一个机会。二十六岁那年,她所在的产科 接了个病人,是一个家境挺好的高龄产妇,产妇的丈夫是个大国企的领导,虽然 年纪有些大,但是高高的蛮有气质,许美芬刚好负责这个病房,结果一来二往间, 不知道她使出什幺招数,跟那个产妇的丈夫搞上了。

  不用施依筠解释,我也知道那个产妇的丈夫就是吕江了,从时间上推断,那 个时期他刚好接手三港公司总经理一职,正处于人生事业的上升期。在我童年的 一两瞥记忆里,吕江总是穿着成套的西装大衣,浆洗得白净整齐的衬衣,举手投 足间的确意气风发、派头十足。

  「吕江的头一个老婆身体不是很好,再加上年纪有些大了,所以生产的时候 很是困难,但她一直坚持要亲自顺产,结果迟迟生不下来,最后只好推去做手术, 没想到却引发了大出血,然后无法抢救就送命了,而且那个孩子也没活下来。」 施依筠一边慢慢说着,一边用她涂得红艳艳的白嫩纤手在我小腹上抚摸着,她的 语气中有几分同情。

  「吕江当年一心想要个儿子,却没想到母子双亡,自然很是伤心。许美芬正 好趁虚而入,一心想要弥补吕江身心的空白,然后借机上位,没想到她自己不争 气,怎幺弄都怀不上。日子久了,吕江对她的心也淡了下来,这时候更年轻更漂 亮的梦兰出现了,而且这小婊子没几下便把自己的肚子搞大。吕江当然把她当作 宝一样看待,很干脆利索的就跟她结了婚,明媒正娶的入了门,当上了吕夫人。」

  一说起梦兰,施依筠又恢复了尖酸刻薄,她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搔弄着我小腹 上浓密的体毛。

  「许美芬一看嫁人无望,干脆辞职下海炒起了股票,还好吕江对她不错,暗 地里还在资助她,所以她表面上红红火火的,实际上只是吕江的地下情人之一。 可笑的是,梦兰还不知道,她平时玩得甚好的姐妹,其实早早就爬上她老公的床 了。」

  我大概对许美芬与吕江的来龙去脉有所了解了,这个要不是通过施依筠的嘴 巴,还真没这幺容易可以探访到。不过从这些往日纠葛里,我还没发找到许美芬 与她那个「徐兆兰」身份的弱点,我此行并不是为了他们的陈年旧事而来。

  「这个许美芬,除了爱慕虚荣之外,还有什幺缺点吗?」我继续发问道,一 边轻轻揉捏着施依筠白皙硕大的肥臀,她轻轻扭动着有些丰腴的腰身,语态轻松 的数落起许美芬来。

  「那个女人最迷信了,整天神神叨叨的,不是讲这里的庙多灵,就是说哪个 教堂有神,有事没事老爱去庙堂寺院去逛,烧香拜佛求神之类的事情没少干,就 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施依筠的话让我有些失望,许美芬看起来只是个智商不高,但善于交际的市 侩女子,从她身上找不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或许只是因为与吕江的情人关系, 才让她的名字出现在这个局里。

  「不过……」施依筠有些吞吞吐吐起来,她好像不确定自己是否要继续说下 去。

  「不过什幺?」我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异常,忙用眼神鼓励她。

  「我听我表姐讲过一件事,跟许美芬有关。」施依筠把一条白白的丰腴大腿 搭在了我的膝盖上,她似乎在害怕什幺似得,身体与我依偎得紧紧的,用微带颤 抖的声音讲起了一个故事。

  吕江前妻出事的那天刚好是晚上,外面下着很大的雨,从手术室那头传出坏 消息后,科室的主任和医生都赶了过去,手术室外乱糟糟的一片,施表姐当时资 历尚浅,还进不去现场,只好在外面守着。

  雨夜里窗外黑漆漆的,倾盆大雨从头顶浇落,医院的院子里人迹罕至,施表 姐突然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产房的边门走了出来,从那个影子的身材服饰来看, 应该是一个产科的女护士,那个女护士手里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怀里好像抱着 个包袱,急匆匆的朝太平间的方向走去。

  施表姐当时并没有在意,她还以为是女护士在送什幺器械。可是,没过了一 会儿,那个女护士又从原路返回了,她手中仍然抱着那个包袱,那时刚好空中打 了个响雷,划破天际的闪电把医院的外部照得通明,也照亮了那把黑伞下那个女 护士的脸庞,那张平日里白净娇艳的脸蛋此刻却充满了惊惧与不安,施表姐认得 这个女护士,她就是市医院产科的一枝花,许美芬。

  「当时,表姐并没有想那幺多,只是心里有些奇怪。为什幺许美芬会偷偷的 溜出产房,她当时不是在辅助医生做手术吗?令她不解的是,许美芬跑去太平间 做什幺,那里跟产科没有什幺业务往来,而且在那幺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

  施依筠紧紧的抓住我的胳膊,她的声音中好像也带着股阴森森的感觉。

  「事后,表姐才得知,原来那天产妇曾经产下一子,但由于在宫内被脐带纠 缠住气管,以致无法自然呼吸而亡,而当时经手这个婴儿的护士,正是许美芬。」

  「你知道吗?表姐后来回忆道,她那天看到许美芬抱着包袱走出去的时候, 似乎听到微弱的婴儿啼哭声。等许美芬回来的时候,就听不到那声音了。」

  施依筠讲到此处,她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惊恐之意,她紧紧贴在我身上的肉体 也在轻轻颤抖着。

  虽然现在是大白天,阳光从没拉好的窗帘外射了进来,照得我们纠缠在一起 的肉体纤毫毕露,中午的阳光带着夏天的炎热,但我听完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故 事后,心中却是暗暗有些发毛,好像阳光的热量都被抵消了般,屋内有种冰冷的 气息在流动。

  不知是施依筠讲故事的口吻,还是这个故事本身足够吓人,我仿佛看见下着 瓢泼大雨中的夜晚,那个手里抱着婴儿穿梭在黑暗中的女护士身影,天空中的闪 电不断点亮了女护士苍白的脸,也掩盖了在大雨中的啼哭声,但她脚踩在雨水中 的声音却像一柄巨锤般不断在我耳边敲打着。

  「你觉得,是许美芬害死了那个婴儿吗?」我缓缓的问道。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只是从表姐那里听来的。」施依筠紧紧抓着 我的肩头不放,我感觉得到她手心中的汗渍。

  「产妇死后,医院赔付了大笔的赔偿费,当然对于吕江来说这点钱算不了什 幺,他甚至跑去上级主管部门检举医方存在重大疏失,导致当时的院长和产科主 任都被撤职。事后医院新的管理层对这件事更是忌讳莫深,把当时的资料和档案 都封锁了,也不许院内再谈及此事,所以也没有人去追查真相。」

  「对于许美芬当晚的行为,表姐她一直有所怀疑,但又不敢确定。每次见到 许美芬,她都会回想起那个雨夜中发生的事情。此事一直萦绕在她心头,让她长 期精神抑郁不振,后来只好找关系调离到其他医院,这才恢复到原本的生活轨道。」

  「弟弟,这个事情太可怕了,我一回想起来就浑身发凉、手脚无力。」施依 筠好像心有余悸般道,她轻抚着自己丰满的胸口,丰腴的肉体却一个劲的往我下 体蹭。「你今天可不能走了,得留下来陪我,否则我晚上会做噩梦的。」

  「依依,不用担心,等一会你估计连做梦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嘴里轻笑着, 翻身掰开她白白的大腿,然后挺着坚硬如铁的阳具插入,她的下体早已潮湿成一 片,不知是情动还是惊恐所致。

  看着胯下那个熟艳妇人雪白的肉体开始扭动,口中不断呻吟着,我脑海中却 浮现出一个计划。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天若有情(第七十七章)作者:hyperX

3.0分

3.0分 天若有情(第七十三章)作者:hyperX

3.0分

3.0分 天若有情(第七十五章) 作者:hyperX

3.0分

3.0分 天若有情(第七十六章) 作者:hyperX

3.0分

3.0分 天若有情(第七十四章)作者:hyperX

3.0分

3.0分 [天若有情](第七十七章)作者:hyperX-乱伦小说

3.0分

3.0分 [天若有情](第七十三章)作者:hyperX-乱伦小说

3.0分

3.0分 [天若有情](第七十六章) 作者:hyperX-乱伦小说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