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威龙降凤[完结]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威龙降凤[完结]


第1章──雷文,慎入“你杀了我吧。”凤翎面色潮红地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脸颊、赤裸的上身都泌出颗颗晶莹的汗珠,下身只着亵裤,尽管双腿紧紧并拢,还是可以看出他已经勃发的欲望,他眼神充满怨毒地看着好整以暇坐在床边的青年,说话的声音有些奇异地走调,末尾还按耐不住地呻吟了一声。那青年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相貌俊美,肤色白皙,笑起来还有几分可爱,他伸手抚上凤翎发烫的脸,认真道:“我舍不得杀你,也舍不得离开你,所以你逃走,我就要惩罚你。”凤翎恨恨道:“龙天衣,你不得好死。”他必是十分痛苦,俊秀的脸都扭曲了。“唉,你就不会服软求我吗?我马上就会满足你,让你欲仙欲死的。”龙天衣惋惜地叹口气,伸手分开他合拢的双腿,凤翎服了软筋散,毫无抵抗之力,只能任他看到自己丑态。亵裤中央已经湿透了,因为适才腿夹得紧,亵裤贴着腿间密穴,描绘着密穴的形状。凤翎难堪地别过脸,龙天衣眸色深沈,偏头笑道:“翎,你好多水。”他以食指描摹着凤翎密穴,偶尔加大力道揉捏他花核,继续道:“天下竟然有把男女器官结合的这麽完美的人,你可以生孩子吗?”凤翎呼吸猛然加重,那瘙痒的地方只微微受到外力的挤压就畅快不少,却又叫嚣着期望更多,他用尽全力才克制住自己不要扭动身躯去追逐龙天衣的手指。“不肯回答?那我们多试几次吧。”龙天衣抬高他臀部退下他亵裤,露出他昂扬的分身和蜜汁四溢的密穴,还有那受到蜜汁润泽的羞涩菊蕾。密穴边的草丛上挂着滴滴露珠,龙天衣用食指戳戳他绵软丰厚的唇肉,手上沾上一些蜜露,舔了下嘴唇道:“翎儿真热情。”说着将手指伸到凤翎面前:“尝尝自己的味道,我尝过很多次,又香又甜。”凤翎眼中怒火和欲火一样旺盛,厉声道:“混蛋,你无耻!”“不尝,那就是我的了。”他嬉笑着舔尽手上的汁液,问凤翎:“知道你中的是什麽药吗?”凤翎喉间压抑地呻吟,咬住唇不答,还能是什麽药?极品春药!“是浪蝶。”龙天衣掰过他脸引他看自己,一派纯良道:“不是我要下的,是孟浪那样庸医自己做的主张,不过我把解药偷来了,就涂在了唇上,翎,亲亲我你就不会欲火焚身了。”这个混账又在玩什麽把戏?凤翎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热流在下腹来回冲击,雌穴一阵阵瘙痒,骨头像是有蚂蚁在啃食,恨不得有什麽东西进去捅捅才好,这一切都在逐步粉碎他的理智。于是,当龙天衣的俊脸在他面前放大时他没有过多的犹豫便吻上他的唇,舌尖在他唇上扫过,发现真的有些苦,于是将他下唇含进嘴里细细吮吸,等那片形状完美的唇再也没有一点苦味时立即换上唇。龙天衣任凤翎主导着这个吻,大手在他光裸湿滑的躯体上游移,揉捏着他胸前暗红的花蕾。趁凤翎不备时灵舍滑入他口腔与他嬉戏交缠,他正舌吻得得意却突然被凤翎推开:“这不是解药!”龙天衣擦擦嘴角的银丝,拍拍脑袋做恍然大悟状道:“抱歉,翎儿,我想我可能找错药了,这不是浪蝶的解药,是软筋散的解药,你看你都有力气推开我了。”“混账,我一定要杀了你!”凤翎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欲望折磨得他快要疯了,胯下分身挺直得几乎与腹部平行,雌穴春潮泛滥,身下的床单都失了小滩。“你每次都这麽说。”龙天衣好整以暇地观察着他的激怒,其实他胯下也在叫嚣着,只是他还有耐心忍耐,若在平时必不会让凤翎这般痛苦,但他做了自己最忌讳的事,不给他点教训下次一定会再犯。“现在有力气了吧?你这小花的入口开着,不舒服自己用手指先揉揉,当然,如果你发誓再不犯今天所犯的错,我可以代劳。”凤翎双唇颤了颤,闭上眼似是在思索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自慰和求他侵犯自己哪一个更伤自尊。他双腿合拢靠摩擦来减轻那股钻心的瘙痒,但适得其反,得不到满足的小穴空虚得发痛,终于,他睁开眼僵硬道:“求你,碰我。”“你这不像求人的口气。”龙天衣叹息,“你总是不懂服软,不懂屈服,不识时务。”凤翎胸口又一阵起伏,呻吟了一声,放软声音哀求:“天衣,王爷,相公,求你碰碰我。”“娘子,你要我碰你哪里?”龙天衣偏着头恶作剧里问,火热眼光似实质一般爱抚着凤翎赤裸的身体。凤翎臣服于欲望,暂时抛去毫无用处的自尊,主动分开双腿,颤声道:“我的雌穴,好热好痒,快摸它舔它,用你那根东西充满它。”他说完闭上眼,眼角滑过两滴晶莹泪珠,消失在鬓发间。龙天衣心中一疼,压抑着体内躁动,温柔道:“好孩子,哭什麽,我这就让你舒服。”他只用手指在凤翎腿间雌穴处揉弄两下,滑腻的春水就从小穴中溢流出来。花核开了条细缝,龙天衣跪在床榻边,将凤翎双腿扯过架在自己肩膀上,头埋在他腿间,灵巧的舌头卷过花丛上的露珠、花间的湿腻,最后舌尖挤入那道细细的肉缝,模仿着交欢的动作深入花核间。“不要,呜──”凤翎臀部一抖,按耐多时的高潮突然而至,雌穴汩汩涌出一摊清澈的春水。龙天衣一滴没漏地将他春潮尽数吞吃入腹,抬头问他:“翎儿,舒服吗?”“不舒服!”凤翎叫道,浪蝶的药性岂是稍稍发泄就能解除的?他全身燥热,雌穴前所未有的空虚,痛痒的感觉交杂在一起,痛苦无比,“用你的孽根插进来。”“遵命。”龙天衣兴奋地解下裤子,露出肿胀发紫的分身,对着他穴口准备侵入,敏感的粗长前端与他的软嫩湿润交接,那种酥心的快意让他无法再保持镇定,气息紊乱粗重了起来,低哑而戏虐道:“也许今晚我们会有孩子哦。”“少废话,快进来。”凤翎忍无可忍道,扭动身躯接近他火热的愤张,他此刻完全被情欲控制着,双腿惹不住圈着龙天衣腰身夹着他向前,邀请他的侵略。他试图将男人的火热送进自己饥渴的雌穴,却因为太过迫切,穴口太过湿滑而难以遂愿,龙天衣的前端每次都在快呀进入他绵软时滑出。急需纾解的欲望使凤翎失去耐心,斥道:“你是死人吗?要做就快进来,不做就滚!”“瞧你心急的。”性好恶作剧的龙天衣鼻子沁出滴滴汗水,扶住自己男根最准凤翎红豔的入口,挺腰,深入,“翎,我进来了。”粗长的分身撑开湿热的甬道,两人都不自禁地呻吟出声,龙天衣重重地摩擦着他内壁,硕大分身并不急着抽插,只慢条斯理地以他花核为圆心做着圆周运动,爱抚着他甬道内的每一处,可渐渐的,这温吞的动作满足不了中了“浪蝶”的凤翎,他的身体叫嚣着渴求更激烈的欢爱。“别这样,用抽插的。”凤翎命令,眼神带着没被满足的哀怨。“你要是每天都这麽热情就好了,不用药也这麽热情,我会高兴得疯掉。”龙天衣低语,在凤翎没有回神之际开始就着他穴里汩汩而出的香滑湿液开始了激烈的掠夺和疯狂的抽插。他挺翘的粗长全是凤翎动情的淫液,而他强烈的捣弄又让凤翎雌穴的汁液分泌得丰沛,在进出时传出淫荡的水泽声响。抽插间凤翎白腻的大腿内侧及他的腹上也沾染了那些湿液。凤翎自暴自弃地迎合着他,龙天衣在欢好时从来不碰触他的前端,这时胀痛得难受,便自己搓揉起来。两人挥汗如雨,忘记一切阻隔,尽情欢爱。龙天衣性情戏虐,这种时候仍不忘调戏凤翎:“你姓凤,我姓龙,这可实实在在是颠鸾倒凤。”凤翎享受着极端的快感,他告诉自己是药性的催动,闭上眼睛不理会龙天衣的话,见他如此恶劣,有意收紧小穴,要逼他早点结束。龙天衣差点被他弄得精关失守,在他臀上拍打了下,笑骂:“真是淘气!”随后便是狂风暴雨般的侵略,龙天衣像只不知餍足的恶魔,不知疲倦地在凤翎腿间耸弄着,直到凤翎再次颤抖着达到高潮,他才深深一个冲击,将滚滚热流激射在他体内……[ 此贴被wlxyy在2014-10-14 00:04重新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百凤缠龙完

3.0分

3.0分 龙吟凤舞(又名:龙月剑凤)

3.0分

3.0分 龙凤胎

3.0分

3.0分 龙凤胎

3.0分

3.0分 龙凤胎

3.0分

3.0分 龙凤胎

3.0分

3.0分 龙凤胎

3.0分

3.0分 【逃学威龙】【完】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