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与妻子【完】(作者:不详)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很长时间了,总想写一下我和我的妻子们的事,让人们认识我们,理解我们,也动员大家加入到我们爱的行列……我从小生活在农村,从小对性没有认识,直到后来认识我第一个妻子以前,我从没有与女人发生过关系,连拉手也没有过。我与我的第一个妻子是同学,上学时我们就发生关系了,后来,我们结婚了。像大家一样,新婚时期一过,激情都没了,我们的性生活虽然天天有,有时一天要干个两三次,现在想起来总是平平淡淡,那些性生活基本上每次都在重复地做看、摸、活塞运动和射精,性交的姿势也无非男上、女上、反着、正着、前边、后边、站着、躺着、坐着、跷着,很少有语言交流,每次都重复着「好不?」、「恣不?」、「真好!」、「使劲插!」等这些话,再不就是看着A片插。那时候,我们的夫妻关系也很平淡,也是有时亲亲蜜蜜、有时哭、有时笑、有时闹、有时拌嘴,恋爱时的那些山盟海誓早被生活给磨损地所剩无几了。直到有一次……我们去泰山旅游,那天,我们是下午到的泰安,没听导游的话,买了张地图,两个人自己下午4点了又乘车到中天门,从中天门步行上到了山上,真累,晚上,我们住在了「白云轩」,山上,条件真不行,我们住的房子是靠山的,房与房之间的窗子靠的很近,由於累了,进房我们就睡了,到了半夜我被一阵声音吵醒了,隔壁房间的床在碰墙,虽然只听到床碰墙的声音,我知道,他们是在做爱,由於睡了一会,也不再累了,就听了起来,一会,我的下面就硬了,也想做爱,我开始摸妻子的屄,妻子醒了,也有了反应,摸着我已经很硬的鸡巴一会就流水了,我翻身上去,将鸡巴插进妻子的屄里,插了一会,妻开始呻吟,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我对妻说:「小声点,别让隔壁听见。」妻说:「你听,隔壁也在插屄。」我突发奇想地问:「听见人家插屄,你谗不?」「谗!」妻毫不犹豫地说,虽然知道妻子在我之前没与别人插过屄,但我还是问:「你以前跟别人插过么?」哪知,妻的回答大出我的意料……「插过!」妻又毫不犹豫地说。我心里当时觉得有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头顶流到脚心,又羞又怒,还想接着知道下文,於是我又不动声色地问:「和谁呀?」「跟魏常新睡过。」「啥时候呀?」「经常!」不知为什么,经妻子一说,我心里酸溜溜地,感觉特别兴奋,干了没几下就射精了,射精后,心里那股酸劲更重了,也真有点怒了,问:「你啥时候跟他睡过?!他是哪里的?」妻竟然还是说「经常呢。是哪里的先不告诉你。」我心里真有点说不出的感受,十分恼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转身背朝着她……妻见我真生气了,抱住我,亲了我一下,对我说:「傻瓜,魏常新都不知道呀,就是——」说着点着我的胸口说「胃、肠、心。你不也经常跟‘他’睡吗?」我一听,笑了:「傻傢伙!」我们又和好了。不过,从那天起,我们每做爱都会有类似的话题,因为魏常新不是真人,后来我们就说认识的人,先说是与她的一个老师,每次她都说的枝枝叶叶的,说的就象我见到一样,虽然我知道她说的不是真的,可后来我真怀疑她是否真与那个老师做过,后来她见我又想生气,就不说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她一不说这个话题,我们的性生活又回到了以前的情景,没了味道,於是,我又求她说,她就又换了一个人(也是我认识的)说,给我讲那个人怎样勾引她,她怎么样同意的,第一次是怎么怎么干的,那个人摸到她哪里什么感觉说的又是很生动……就这样,我们的性生活的内容又丰富起来了,每一次她都能说一个片段,我幻想着那个人插着妻子,十分兴奋……后来,再换一个人说,一次又一次……我的性能力强了,我们夫妻关系更亲密了,几乎每天都盼天快黑下来……可是,美中不促的是,换着说了好几个人,我一问那人的鸡巴是什么样的,她只会说大、硬、长,再也不会说别的了,我知道妻子没跟别人干过,怎么可能知道别人的鸡巴什么样的?因此,每到此时,心里一想妻子是在编故事,兴奋劲就消了……於是就想到让妻子真与别人做一次,想了好多次,下不了决心,和谁呢?真难了,再做爱时我就问妻子:「你真想找个人插你不?」「想,真的!」「说真的,要是真找,你想叫谁插?」「江XX」「他是谁呀?」「是我的一个同学,在没认识你以前他追过我,他没了父亲,母亲带着他在我们那里住,离我们家不远。从小我们就常在一起玩,那时候他追过我,因为他娘作风不好,我没同意他。」我知道妻这次说的是真事,听得出,她当时很喜欢他。我心里又酸溜溜地了,可我的鸡巴却硬多了,我想着江XX插妻子的情景,十分兴奋,那晚,我们干了两次。可不知为什么,每次插屄时都想让江XX插妻子,可射精后又心里酸溜溜地不敢想这事,一次又一次,都重复着这个心理,可试了好几次,不想这个事插屄时就没兴趣,於是,我下决心让妻子与江XX插一次,和妻子说了想法,妻子却不同意了,总是说插屄时说说行,来真的不行,见妻子不愿和他插屄,心里不知怎么兴趣就没了,每次插屄时都很快就完,老是气得妻子不行,「警告」我说如果再这么快就不让我插了,於是,就又回到让江XX插这个话题,妻见我三番五次地说,就认真地问我:「你是真想让我叫江XX插一回不?」「真!」「你别是咱们插屄的时候同意,插完了又后悔!」

  「保准不会,谁要是后悔谁没爹!」我开始骂誓了。妻子见我骂誓,知道我是认真的了,十分激动地抱着我说:「那我真叫他插一回啦哈,你别吃醋,更不能生气恼我。」「保准不会!不过,你别让他知道我知道这事。」「行」於是,那天我让妻子把我当作江XX插了起来,妻子嘴里叫着XX的名子,很兴奋地迎合着我的抽插,我们插了很长时间,妻子高潮了……就这样,我们又每天幻想着同江XX插屄,每晚我都要扮演江XX的角色……有一天,我因为有事一大早就别人就喊我出门了,妻子说要回娘家,当时我因赶着出门,嘴里应着也没往心里去,办事回来才想起妻子今天回娘家了,还没回来,当时心里闪了一下江XX的事,觉得不可能,因为江XX现在已回老家住了,离她家很远。

  天快黑了妻子还没来,於是我就给孩子做了饭,妻子从娘家回来时,孩子已经吃过饭睡了,一进门,妻子便紧紧地抱住我不松手,也不动,我以为妻子回来的路上害怕了,就说:「路上怎么了,以后别来这么晚了。」妻见我误会了,说:「我路上没事。」说着很激动地亲起我来,一会我的鸡巴就硬了,我们搂着到了床上,我脱了衣服,妻也很快地脱了裙子,上了床,我习惯地用手一摸妻子的屄,妻子的屄是很多水,很粘,很纳闷,这一会不应该出这么多水呀,不会是妻子来月经了吧?我想起身看一下,妻子却很激动地抱住我不让我动,我问:「你身上来啦?」妻子脸红红的,没说话直摇头,往她身上拉我,於是我就上去了,鸡巴一下就插进去了,滑溜溜地,感觉妻子今天水真的很多,这时,从我刚才摸妻子屄的手上传来一阵精液的味道……再看看妻子今天兴奋的表情,我心里一阵酸溜溜地,难道……「你跟XX插了?」「嗯」妻很激动地抱着我,脸由於害羞通红通红地说:「你别生气哈,亲爱的。」原来,下午妻子要回来时,正好XX也回他原来住的地方拿东西,妻随他到家收拾东西(可能妻是有意的吧)在他家里,他先摸了一下妻的手,见妻没反对,就抱住了妻,再后来就把妻往他家留下的一张旧床上推,妻说她当时很激动,浑身都麻了,就半推半就地随他到了床边,在床边,江XX用力地摸着妻子的乳房,一会又将手伸进了妻子的裙子,妻嘴里说着「别,别……」可XX并没停下,手已经从妻的内裤旁边摸到了妻的阴唇,妻的屄已开始流水了,XX摸了一会妻的阴唇,又摸妻的阴蒂,妻受不了啦,嘴里说着「小X,别这劲,我该走啦」XX一边用力将妻子推到床上,一边说:「让我弄一回吧,我想你。」说着已将妻的内裤脱了下来,自己也很快地脱了一个裤腿,露出已直挺挺的鸡巴,妻在床沿上躺着,XX趴在妻的身上,一只手扶着鸡巴插进了妻的屄里,抽插了几下,妻对XX说:「把大门关上,别来了人。」於是,XX又使劲顶了几下,才起来穿上裤子,将大门插上,XX回到屋里时,妻已收拾好床盖了个被单躺在上面了,XX又脱了衣服,掀开妻身上的被单,上到妻的身上,由於出去了一会,XX的鸡巴不硬了,他就用手扶着在妻的屄上来回磨蹭几下,一会鸡巴便硬了,一挺插进了妻的屄里,妻兴奋地紧抱着XX,双腿勾着xx的屁股,使力的将xx的鸡巴,往逼里深入,他猛力的抽插着妻的鸡歪,妻的淫水流了很多,噗滋…噗滋的声音,很大声,妻子的穴内猛夹xx的鸡巴,妻的屁股一直往上猛顶,抽插了一会,XX便在妻屄里的深处射精了。射精后还泡在妻的屄里,不想拔出来,一直到泡到鸡巴缩小着,从妻的屄里自动的退出来,才从妻的身上下来,妻的屄里流出了一大滩xx的精液,妻刚擦完,XX的鸡巴又硬,了,於是,XX又趴到妻身要干,鸡巴又入到妻的小屄里,干炮了起来,妻的屄里还有很多xx的精液,水汪汪的特别好插xx的鸡巴插入后拔出来时妻的小逼被干了一个大洞,再次插入时洞内的空气被逼,出来发出很大的噗…的声音,就这样每次插弄到底,再全部拔出来,再插到底,再全部拔出来一来一回,噗…噗…趴…趴…的淫水声响,宛如一首淫荡的交响曲,xx的屁股,在妻的身上大起大落,每一次干入,都是狠狠的长打,妻的小屄被干得往外翻,由於刚刚射过精,可以插很久,这次大力的长打,重重的干了妻子半个小时,妻子的小逼也被干得爽翻了,最后XX又将精液,一股一股的,射了十几股,全部射进了妻子屄的深,趴在妻的身上一直打着哆嗦,听着妻述说,我嘴里说着不生气,可心里一直酸溜溜地,还十分兴奋,我们一边做爱,一我一边详细问着妻子与XX做爱的过程,一边摸一下妻子的屄,再放到鼻子上闻XX的精液的味道……不知何故,当我知到我是在用别人射在妻子逼里的残留精液作为我们做爱的润滑剂时,我却更为兴奋。我的下体涨大到从未有过的程度,我呻吟着狂射不已,将我的精液和别人的完全混为一滩,再看着它们从爱人的阴道口不分彼此地缓缓流出。过了不久,它又硬了。(是被这混和精液的念头刺激的吗?)我刚才就没让她擦,我、她、他的混和淫汁蹭得满床都是。我又次顶入湿漉漉、水叽叽的阴户,仍如此轻松、舒适、顺畅。我们贴在一起蠕动,我探手摸着她已完全打湿的屁股缝、肥臀抚摸着她被撑开却紧紧箍在我阴茎上的一圈满是汁水的阴唇。我叫她再详细地给我讲刚才被操的全过程,那晚,我们一晚上都在做爱,妻子高潮了好几次,我射到没精液可射从此,我一想起这件事鸡巴就会硬,每次都让妻子讲述这个故事,讲述她的感受,每次我们双双都能高潮……妻还常鼓动我找女人,可我真对找女人兴趣不大,於是妻就说要帮我找一个,好象说是她中学同的一个同学,因为我处於被动,也没仔细问,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位姓什名谁么,在这里就叫她叫喜芝吧,只知道是她的同学。有一天,她那个同学两口子到我们家来了,其实那两的长相真很一般,男1米65左右吧,女约1米60左右,正赶上我那天有事,没时间陪他们吃饭就出门了,我回来时,他们已经走了。晚上,妻又是那个话题,问我想插喜芝不,说真的,我真不太想,妻很不高兴的样子,做爱也没有兴趣了,无论我怎么她与XX插屄的事,她也激动不起来,看情况她不是装的,可能真是心里不高兴。可是我那时真没兴趣同那个叫喜芝的插屄,就哄妻子说以后看情况再说,什么时候一刺激后就想插她啦也说不准,於是妻非要我把她当做喜芝插一回,我们插屄时,妻嘴里说着「我是喜芝,我是喜芝,我叫你插」,不一会妻就高潮了……有一天,妻子又回娘家,说岳父病了,我那几天正好有事,没法跟妻子去,妻子也知道我那几天有事离不开,说自己去就行了,我知道妻子很孝顺,自己去就自己去吧,於是,妻就自己骑摩托车去了,当天晚上妻没回来,因岳父家那时没电话,也没法问情况,心想可能是要岳父需要照顾,回不来。

  第二天妻还是没来,到第三天下午,我准备从家过安排一下,去岳父家看看,到门口,见大门从里边插着,因为那时孩子已经上学去了,一定是妻子回来了,搞了一下门,果真是妻子回来了,我进门后,妻着就又将大门插上了,到了屋里,妻拼命地抱住我,亲我,摸我的鸡巴,呵,两天没插屄就馋得这样,我心里想,我被妻摸得硬起来了,於是就与妻子脱了衣服上了床,两天没摸妻的乳房,这一摸,我的鸡巴硬得有点胀,身子一挺,就插进了妻的屄里,妻的屄很滑,肯定是流了好多水,我插了几下,妻的脸红红的,突然又问:「你插喜芝一回不?」我还是说:「以后吧,现在还没兴趣。」妻没再接着说别的,让我两手捻她的乳头,嘴里不停地说:「使劲捻,使劲捻」,她使劲抱着我让我抽插,一会,妻又问:「你插喜芝一回不?」我还是说现在没对她没兴趣,妻有点急了,两脚蹬说:「你插喜芝一回呗……」我没说话,但也没答应,妻这时扶住我的双肩,让我停下来,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我要是让他男人插一回,你插她不?」「那我也不太想插她,不过插插也行。」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妻的脸通红,又说:「我让她男的插了!」我一愣,脑子里随当浮现出那个男人的影子,我有点懵,也有点兴奋,毕竟这太突然了,我不相信。「糊弄我的吧?」「真的,我真叫YY插了。」她见我又一愣,就解释说:「就是喜芝家男人。」那个喜芝的男人叫YY,我现在才知道。「别糊弄人了,啥时候呀?」「真事,我不糊弄你,你生气不?」我现在不敢肯定这事是真是假,就说:「不生气你与XX插屄我不是没生气呀。」妻的脸通红,那表情很激动,也很幸福,说:「下午我还叫他插了一回的,不信你摸摸,里准得还有他的熊,我最后没擦,光垫的纸。」说着拿过刚才脱的内裤,从里边拿一打纸,可不,纸都是湿的!於是,我拔出鸡巴,伸手指摸了一下妻的屄眼,将手指放到鼻子上闻了一下,真的有一股精液味!「你不是去你家了吗?在哪儿叫他插的呀?!」我心里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原来岳父的病不大,当天下午妻就从岳父家回来了,走到半路,突然想往喜芝家去看看,去时并没有想发生这些事,到她家后,只有小孩在家,喜芝还没回来,於是她就等,直到天快黑了,喜芝夫妇才回来,见妻去了,很热情地留妻吃饭,不知什么原因,妻没拒绝,就留下吃饭,吃过饭,天已晚了,妻也没法走了,晚上,喜芝让妻和她一起睡,让她男人睡另外一个小床上,妻她刚睡着就醒了,那时大约有9点来钟,喜芝不知什么时候到她男人的床上去了,听到她们正在做爱!妻听她们做爱自己很兴奋,小屄开始发痒但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她们做爱停了下来,妻听到有人下床,到妻睡的床上来了!妻还是闭着眼装睡,那人到妻床上后揭起妻盖的毛巾被和妻睡在一起了,不是喜芝!妻感觉的到,当时,妻浑身都麻了,又害怕、又害羞,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好,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心里想:「他为什么敢守着喜芝的面来干我不要命了我怎么办?」没等妻想下去,一只大手已摸到了妻的乳房,先是轻轻地摸,后来他捻起妻的乳头,开始妻还装睡,后来真的受不了啦,妻的浑身开始哆嗦,手开始出汗,呼吸也开始急促,小屄内的淫水已经流到了床上,那男人这时翻身趴到妻的身上,大口大口地亲起来,妻装不下去了,又不好害羞,用手推着那男人,叫:「喜芝,喜芝,您咋的?」喜芝过来了,到了床边说:「别吵,他想插你,我很爱他,求你就让他插一回吧,咱俩是好朋友,求你啦。改天我也让你老公插好不」说着,喜芝竟趴下来亲到妻的上,妻没想到喜芝会亲她,她从来没与女人亲过嘴,这一亲,妻浑身哆嗦的更厉害了,这边喜芝的男人的阴茎已肉到了妻的屄里,那男人的阴茎好粗,好硬,妻下面的水已将被单湿了一大片,那男人在插逼的同时,两手不停地捻着妻的乳头,一阵阵快感从妻的屄、乳头传遍全身……就这样,他们一直插到4点钟,那男人才射精在妻的屄里,中间那男人一会插妻,一会插喜芝,射精时全都射在妻的逼里,妻说,插她的时间多些,他让妻为他口交,妻没做。到第二天,白天时他抱住妻子,又猛插了妻一回,妻也两腿大开抱着他淫荡着摇着屁股配合着他的抽插,晚上,他又插了一会妻,还没射精时,妻说突然想起我,觉得还征求得我的同意,不然心里不好受,於是就想哭,他也就没有再插,鸡巴就从妻的小逼里湿泸泸的抽拔了出来,今天要回来时,他要求再插一次妻的逼,妻子想反正都让他插过了,再插一回也无妨,妻就脱了三角裤,配合着,让他干入了逼,他老婆在一旁看他干逼,他连插了两回,所有的精液全数都射在妻小屄里,射在逼的深处,妻的两腿夹着xx的屁股久久不放,精液从交配的缝隙汨汨的,渗个不完,妻被他抽干得,小逼又爽了两次,我听着妻给我讲,一种被戴绿帽子的感觉从头传到脚,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点愤恨,但已全转为性的亢奋,我的鸡巴这次好象比平时大了许多,不停的在妻的屄内灌输着我的精液,一炮又一炮的干妻的屄,干到双,脚都快发软,因为从未如此兴奋过,过了几天喜芝又来我们家了,这次是她是一个人来的,晚上,妻很激动,老是鼓动我去玩那个女人的屄妻认为这样心里才会有些平衡感,我感觉,妻的逼也不能让人白入,况且喜芝又自动送上门来,我想大概是她男人叫她过来让我干屄的,也叫她送顶绿帽子给他戴,我越想越兴奋,心想这下子,有不同滋味的屄可干了,在客厅看电视的聊天中,我看着喜芝穿着短裙的大腿,白色的三角裤,故意微露着让我看,好像要勾引我,不禁我的老二翘了半天高,喜芝看到我老二翘起来,在裤子拱的鼓鼓的,喜芝就对我老婆说你看你先生的那根大老二要发威了,并用手指着我裤裆,老婆看了笑说,你不是想奸她吗,可以开始喽,说着我一手就摸过去喜芝的大腿,直往那三角地带摸去,喜芝也没有闪避,还一直笑个不停,想不到喜芝的三角裤竟然湿了一大片,於是我索兴把喜芝的白色三角裤给,慢慢的搓下了大腿,露出了骚屄,我把喜芝的两腿打开,欣赏着水汪汪的骚屄,一片乌黑的鸡巴毛,泛着湿搭搭的淫水,好一片鸡巴,心想这小妮子还真骚,我用舌头伸进了屄内,来回着舔着,舔着越舔,淫水越多,喜芝的屁股一直往上顶,我吸着喜芝小逼,把舌头伸到逼里搅动着,并且发出啧啧的响声,喜芝被我吸着一直浪叫着,两条大腿把我的头夹着,妻在一旁看着也过来,按着喜芝的大奶揉着,妻过来把我裤子脱了,并用嘴吸着我的老二,这时我老二硬得不可再硬,妻便把我老二抓着,往喜芝的屄口上送,妻拿着我的老二,先在喜芝的屄口上来回着磨着,发出,哔哔兹兹汃汃的声音,把喜芝磨出了许多的淫水,阿这滋味实在太好了,妻子拿着自己老公的屌,往别的女人的屄上送,想着就有够刺激,妻子橹了一阵子看差不多了,就用左手抓着我的屌,,对准了喜芝的屄门,右手扶着我的屁股,一个使劲,我的老二,卜滋一声,就贯进了喜芝的肉洞,实在太美妙了,我的屌在喜芝的屄内抽插着,我的阴茎被喜芝的小逼,紧紧的套着,感觉到喜芝的屄内一直在抽动,好像在吸我的鸡鸡,我左手玩弄着喜芝的奶子,右手搓揉着妻子的屄,妻的屄被我揉出一滩子淫水,看样子妻的屄不被我干个几下子,恐怕受不了,我在喜芝的屄内大力抽了几下子,然后大力的拔了出来,拔出的时候喜芝身子振了一下,并发出,卜的一声,妻看见我的阴茎从喜芝的屄中拔了出来,赶紧靠到沙发上,两腿打开,用手拨开屄口我将,刚从喜芝肉洞中刚拔出的阴茎,上面沾满喜芝淫液的阴茎,往妻的,屄里给,捅了进去,妻闭着眼睛享受着,我感觉妻的肉洞在一紧一缩着,夹着我的龟头,我舒服得几乎快射精,於是我的阴茎便插在妻的屄中不动了,好好的享受,一会儿,射精的冲动消失了,我才慢慢的抽插起来,一旁的喜芝还在两腿开开,整片屄都湿淋淋的,闭着眼享受着余韵。

  此时我一面插着妻,将妻的屁股抱起,并推了喜芝一把,说走我们到床上去干个痛快,我把妻往床上一放,便大力的抽插,妻的两腿夹着我的腰,哼……哼……哈……哈……舒服的晃动着,这时喜芝走进来,看着我干着妻,便倒在床上柔着屄,看到喜芝的淫屄,我将插在妻子屄内,的阴茎拔出来,分开了喜芝的大腿,将我的阴茎又干入了喜芝的小屄,又是一阵的抽了又插,插了又抽,喜芝被我干得,哎呀……哎呀……乱叫她越顶,我就插得越大力,淫的她,整个人都快瘫了,整个晚上我就在两个女人逼上,不停的轮流干着,一会儿插喜芝,一会儿插老婆,插喜芝时舔着老婆的屄,插老婆时舔着喜芝的屄,累的时候便趴在女人身上,休息着,当然阴茎还是插在阴道里面,喜芝也没有回家,让我插了整晚,淫水流湿了一大片床单,当然我插喜芝的时间比插妻多,我要射精的时候,一定挑在喜芝的屄内射,一滚一滚的,精液直往喜芝的小屄,的深处里射,射的我全身一直打哆嗦,抱紧喜芝,屁股也使劲的往喜芝的小逼深处揉入,使阴茎插得更深,想把精液一滴不賸的射乾,射到到喜芝屄的最深处里,大概是一种报复的心里因素吧,早上喜芝要回家时,我还剥了她的衣服,脱了她的三角裤,把她放到床上,架起她的双腿,狠狠的插了她一炮,射了她屄内满满的精液,并且互相约定,既然大家都干开了,我和喜芝的老公一样,喜欢妻子的鸡歪让别人干,又喜欢干别人妻子的鸡歪,乾脆改天喜芝带着老公来我家,大家一起换妻干,我老婆也非常期望的同意,送走了喜芝,妻也终於松了一口气,毕竟被喜芝的老公干了,也要把他老婆干回来才会甘愿,我搂着妻,说干了一整晚也累了,我们去补个眠吧,上了床就想到,`干屄,`於是我就把阴茎又插入妻的阴道中,刚才的精液全都射给了喜芝,现在也没有精液,可射了,於是我说,让我们干着睡吧,我就把阴茎入到妻的小屄里,睡着了,喜芝在几天后果然带了她老公到我家来,妻见到喜芝的老公有点不好意思,还好大家又不是没干过一会儿就适应了,大家商量今晚要怎样的干法,结果大家一致同意,大伙同在一张床上,开个无遮大会,又过隐又刺激,说着我们便同时搂着对方的老婆,又抱又吻的,上了床,看着妻的三角裤被喜芝的老公脱了下,来,感觉真是五味杂陈,我也将喜芝剥了个精光,趴下去舔屄,我们舔着对方老婆的屄,吸着淫水,阿那可是大补啊,我吸着淫水不断的往肚子里吞,储备精力,待会儿好大干喜芝,妻的那边已经干上了,喜芝的老公不是用干的,而是用转圆圈的磨着,屁股在妻的屄上打圆圈,深深的嵌入着,妻的屄,喜芝老公的阴茎插在妻的屄里晃着,妻的淫水伴着浆起的泡泡,已经流到床单了,我舔着喜芝的屄,看着妻被干着,哎……哎……叫感觉好兴奋,喜芝被我舔得哇,哇大叫受不了,用手抓着我的阴茎,往她的屄口上送,我屁股一挺,咕叽…的一声就干了进去,喜芝终於松了个口气,她已经哈很久了,现在终於是如鱼得水,我屁股不断的干弄着,发出趴滋…。趴滋…。的响声,妻的那边也是一样趴滋…。趴滋……的响声,豁着两个女人的叫床声,好一幅,淫荡又性福的画面,干着别人的妻子,再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干着,有种说不出的快感,我拼命的插喜芝的屄,妻的屄也被喜芝的老公拼命的抽干着,这时我看着妻和喜芝的老公,下面干着,上面嘴对嘴亲吻着,两手一边摸着妻的大奶,喜芝老公的屁股,在妻的身上插动的频率逐渐增快交配的,霹趴…霹叭…声也越来越大,阴茎大力的捣着妻子的阴户,妻的小屄也往上热情的迎合着,喜芝的老公突然趴在妻的身上不动了,紧紧的抱住妻的身子,鸡巴顶到妻的屄里,最深处,并不断的打哆嗦,看样子是正在灌输精液在妻的阴道中,他们两正在享受着激情后的余韵,阴茎还泡在,妻的阴户中,我还没有要射精的感觉,一心只想,享受插屄的快感,我干喜芝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他们交配的地方,妻的阴道还不停的抽动着,喜芝老公的阴茎在妻的阴道中逐渐缩小,终於滑出了妻的阴道,一滩白花花的精水混着妻的淫水,从妻的阴道中汨汨的流出,突然间妻感到阴道中似乎缺少了什么,向我这边望来,伸手揉着含满精液小屄,看着我在干着喜芝,看来喜芝的老公还没有喂饱她,我拔出插在喜芝阴道中的阴茎,翻个身往妻的身上趴了上去,将阴茎插在混着喜芝老公的精水的穴中,我最喜欢插这种穴了,有精液的润滑,水汪汪的一插就进去了,喜芝仍在那儿不动,她的穴儿刚被我插过,被干的一个大洞还没有缩回去呢,我就一会儿插喜芝的屄,一会儿插老婆的屄,旁边还有喜芝的老公当观众,插得好痛快,谁叫他那么快就缴械了,这样干了许久,妻怕喜芝的老公睡着了,於是过去含着喜芝老公的阴茎,舔了起来,一阵快感中,我也在喜芝的小屄的深处中,射了精,虽然射了,感到喜芝的阴道里,一夹,一夹,的悸动着,使我的阴茎仍然硬梆梆的没有软掉,阴茎还入在喜芝小逼的深处,这时喜芝老公的阴茎被妻舔大了,喜芝的老公就侧着身把阴茎插进了妻的阴道中,我们互相插着对方的妻子,插的也累了,就插着睡吧,往后的日子,我们经常到对方的家中,看到对方的妻子就想干,抱着对方的妻子,抽插…插抽…然后就…插着睡,两位妻子也乐在屄中……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妻子】【作者|不详】【完】

3.0分

3.0分 我与老师完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有妹与我】【作者:不详】【完】

3.0分

3.0分 【妹夫与我】【作者:不详】【完】

3.0分

3.0分 儿子与妈【完】(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我爱不忠的妻子【完】(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小姨子与俺【完】(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后母与继子】【作者:不详】【完】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