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啸九天[外传]第十六章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风啸九天[外传]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安泰不安分的手从后面滑入她的亵衣内,缓缓的抚摸着她,一只手顺着柔软的曲线滑到了她最为神秘的黑色地带。一只手则向上伸揉捻着已然发红发硬的乳头。  “小蜜蜂,你看你,奶头都硬了,下面也湿了,想不想哥的擎天大棒?”李沅芷在他的拨弄下情欲逐渐被他挑逗起来,呼吸急促,脸色酡红。  下体在他的来回摩擦下蜜液顿时蜂涌而出,无边的情欲很快就如浪潮翻滚,极乐之中她渐渐迷失自己,“不要,不要……在这儿,鱼同还在这儿,你……你不要这样……啊,嗯……”她潮红的脸上含羞带怒,沉醉中的余鱼同趴在酒桌上烂睡如泥。  安泰的嘴唇在她的颈后不停的游走,突然张嘴咬住她的耳垂,她的全身不禁一阵颤抖,“啊,啊!”嘤咛声中带着少妇发情的娇腻。而此时安泰坚硬如铁的阳物已高高举起,紧紧的顶在她微张的裤裆里。  李沅芷感受到那男性的雄奇和伟岸,阴牝酥痒,蜜液又是一阵的外泄。  安泰将她的身体扳正时顺手褪下她的旗装,一对傲人的乳峰映入眼帘,随着她急促的喘息而颤动,两颗樱红的乳尖光艳夺目。  安泰两眼发直,他双手穿过她的腋下,绕过她盈盈一握的柳腰,把她全身抱起放在长条椅上。  李沅芷双腿盘在他的腰身,任他把整个头埋在她深深的乳沟,尽情的吻着她引以为傲的双峰。她只感到全身的快感如同山洪暴发汹涌澎湃不可收拾,浑身却灼热难当,百骸俱焚。  她娇喘着,“你这坏蛋,还不快点,快……啊……”她的柳叶眉微蹙,唇间发出丝丝不成音调的哼哼声。  “啊,不要用手,你这坏蛋……不要……”当安泰的第三根手指伸进她温润柔嫩的肉壁时,她难过得身子不断扭动,原本一条细缝的阴穴被三根手指撑开,在抠挖之间,她的胯下如火燃烧一般,“求求你了,啊……天啊,出来了!”  深藏在阴穴内侧的如珍珠般的阴蒂被他的长长的指甲刮弄得直欲喷薄而出。她恍若遭到电击,一阵阵的抽搐,檀口轻张却发不出声音,蜜液喷涌而出。  安泰怒目圆睁的阳物张牙舞爪的钻进了她已然湿淋淋的阴牝内,一股极其强大的挤压感从身下传来。李沅芷娇嫩的阴穴是如此的紧密温润,层层软肉构成一道道褶皱包裹着他那条粗壮的阴茎,象有无数条带刺的舌头舔弄着,他一阵的奇痒。  他的阳物再次暴发出热情,李沅芷感到自己的肉穴象要被撑爆了似的,肉棒不停的抽插所带来的快感一波波的从胯下传向全身,她一阵的眩晕,凤眼迷离间檀口因激动而流下兴奋的津液。  肉体之间在沉重的撞击下发出清脆的‘啪啪’声,显示着两人碰撞的激烈程度。  安泰渐渐加快了抽插的节奏,抽了数百下之后,他发现她的阴户痉挛,淫水泉涌,而她娇嫩的花心已是盛开,时紧时松的包裹着他的一往直前的阳具,让他感到异常的舒畅。  他猛然大叫一声,把生命的精华喷射而出与她的阴精汇合在一起水乳交融。  “桂大人,小女子在此恭候多时了。”  一身红装的唐衣满目含春的站在莲花池边,正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池边的绿树红花都羞愧的低下了高昂的头颅。  “衣妹,这些日子苦了你了。”桂萼双手搭在唐衣纤细的腰间,爱怜的眼神凝注在她妩媚的笑靥上。  “你知道我为你做什么都愿意的。只盼你记得昔日的话语,莫忘了妹子我几年来的牺牲和付出。”  唐衣抬起娇俏的脸,樱唇轻启,此刻的她柔情似水,哪里是那个叱咤江湖的‘玉面观音’。她十六岁出道,以一双妙手横行天下,但在二十三岁那年突然退居安徽天柱峰,江湖中人无不称奇。却想不到是被桂萼金屋藏娇,别有所用。  “这趟你策反了赵益,对红花会是一个沉重打击,居功至伟,想要什么奖励?”  他一双手在她的身下仔细的磨擦着,感觉她全身滚烫,知道她已是情动。  他双手用力抱起她如火的身体径往内室里走,她天生媚骨,不是一番大战是不会过关的。  屋角拐处,一个俊美少年走了出来,长衣胜雪,神情落寞,冷冷的看着他们消失在长廊尽头。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语声呜咽,似有无穷的哀思和伤痛。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当年我们在此亲眼见无尘道长与胡斐小兄弟斗剑,尚且兄弟团聚,而今坟前又添新茔,令人好生伤感。”说话的人正是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他率无尘道长、文泰来、骆冰和章进等红花会群雄前来吊唁香香公主和前些日子去世的杨成协和蒋四根,众人神情悲愤,有些人更是紧握兵刃。  无尘道长愤愤道:“难道天不助我,异族当旺吗?”他眼见满清日渐坐大,而中华志士却日益消顿,兴复大业举步维艰,心下喟然,抚须长叹。  “道长何须忧虑,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辈尽力而为,杀身成仁,也不枉了来这世间走上一遭。”文泰来仍是如以往一般的豪气干云。  “快哉快哉,四弟好气慨。”无尘道长不禁翘起他的大拇指,热血为之沸腾。  众人悄立良久,目光尽处,芦花飘荡,四围苍茫一片。  远处一声长啸,啸声悲凉雄浑而犹带苍老,却是‘铁胆’周仲英周老英雄,众人一听大喜,迎上前去。  触目处陈家洛等人尽皆心惊,周仲英、徐天宏和孟健雄等人满身缟白,面色哀伤。  “陈总舵主,周仲英有负所托,春华他,他,他和绮儿,……尽遭毒手,已是……”周仲英泣不成声,徐天宏等哭跪在地。  陈家洛等人大惊失色,骆冰更是大放悲声,泪流满面。  群雄神情悲愤,忽然不约而同的拔剑作啸,声若狂风怒号,陶然亭畔风云为之变色。  芦花荡里群鸥乱飞,哀声一片,目断处大地茫茫,神州陆沉,胡虏窃据,英雄垂泪。  与此同时,悦来客栈。  娇俏的唐晓从随身包裹里拿出一瓶药水细细的涂在一张信纸上,原本涂鸦一片的纸上现出一段文字,她拿到正端茶待饮的陈未风面前,“少主,老爷的信,要不要我念给你听。”  陈未风轻轻的‘嗯’了一声,恭身受谕。  “字谕风儿:  早闻秦岭双煞坏吾大事,尔当自作主张,当断则断,不必犹豫。古来成大事者,当刚勇果决,妇人之仁,断不可有。汝素来秉承为父之志,吾甚放心。红花会宗旨与吾祖辈之遗志相合,不宜与之对抗,视情况而定,当和则和。待他日驱逐鞑虏,还吾中华,拯救吾神州儿女于水深火热之中,则吾父子携手笑傲江湖,不亦快哉!  浩儿多年辛苦,劫富济吾经费之不足,日前又得福州长风镖局巨金,然奸淫妇女之举,为父甚是不以为然。盼风儿中秋之日,了却汝师之遗愿,展雄风于泰山之巅,斩仇敌于日观峰下。为父悄立君山听雨阁含笑聆听佳音。”  唐晓念毕,美目凝视沉睡中的霍青桐,如海裳春睡妩媚动人。  “少主,咱们陈家虽有雄心壮志,但胡虏势大,汉人奴性十足,久而久之已然习惯他们的统治,怕只怕呀,到时登高一呼,从者寥寥啊。”  陈未风轻轻的拨了下她鬓边的云发,道:“是啊,但大丈夫为人所不能为之事,迎难而上方显英雄本色。唐姐,跟着我不后悔吗?”  唐晓身子一软已是倒在他的怀里,夜色阑姗,她的眉梢眼角尽是春意,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便如要滴出水来。  “十年前的大瘐岭下的那天,当你中了‘愁肠百转’,我用口噙着解药渡入你的嘴里时,我就是你的人了,风郎。”  眼前抱着她的这个男人的第一次就是给了她的,当年他的童子之身进入她窄密温热的阴牝时,其实她也是初试啼声。  她至今犹然记得那个雨后的黄昏,木棉花开,情窦初开的陈未风尝试着亲吻她的笨拙的情景。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柔嫩温婉的胴体,雪白的肌肤,高耸挺立的玉峰,还有那芳草萋萋的阴户,叫这鲁男子手忙脚乱,无所适从。  所以当他埋首于她深深的乳沟时,那股浓烈的处女体香与乳香交织的感觉强烈的震憾着他的性神经。  他温暖的嘴唇顺着她玲珑的曲线往下舔弄,直到她平坦洁白的小腹,伫留良久,而她已在他似断似续的抚弄下阴水淌流,全身沁出了清香的汗珠,一种美妙的感觉从股下传向周身,她发出的娇腻的哼叫声无疑更刺激了匍匐其上的陈未风。  他颤抖着掏出那根未经人事的已然发硬的阴茎,在那桃花洞边探寻着,当他沉闷的发出有些痛楚的哼哼声时,关山阻隔,山峦叠嶂,阴壁内强壮的阳物在一路的披荆斩棘,高唱凯歌。  最后两人都沉醉于那片落红浪里,造物主是如此的神奇而伟大,让男女在欢爱之中寻找人生的真谛。  此刻,晕红的烛火下,情欲大盛的陈未风慢慢褪下她的绣花的抹胸,一对椒乳弹立而起,迎风俏立,两颗鲜艳的乳头如红透的樱桃盛开,他的嘴凑上深深吮吸,有淡淡的乳香氤氲。  唐晓颤抖着,这个她世间唯一的男人正在爱抚她,整整三个多月了,他不曾亲近她已迹近干涸的湖泊。  而今春潮重新泛滥,她张开了修长的玉腿,潮湿的蜜穴里蜜水喷涌,她的双腿绷直,任他那条已成巨大的阳物一举掼入,她低哼着,款款相迎,如风中颤立的凤尾竹。  他抬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腰间不停的运动,垂头注视着身下的巨龙在阴牝里进进出出,阴壁里的软肉被抽进抽出,那两片阴唇张裂如两瓣混沌初开的花朵。  这是灵与肉的交融,是情与欲的完美升华。  她颤悠悠的腰肢摇摆,婉转承欢,醉眼余光中,霍青桐还在沉沉的昏睡中,唇间含一朵美丽的微笑。  她体内再次如山洪暴发,汹涌着全部的激情和能量,她射了,浇淋在正猛烈撞击着的巨龙头上,她的男人打了个激灵,吼了一声,一股灼热的浓浆倾泄而出,完成了他最后的一击。  送走发泄完的安泰后,她累得坐在椅上看着还在烂睡中的余鱼同,她沉沉的叹了一声,酒桌狼籍,但身下淫水淋漓,还是决定先洗个澡。  李沅芷刚要转身而出时,门前冷不丁的站着一个人,她不禁吓了一跳。待得看见是脸色苍白的心砚时,她在胸前轻轻拍了几下,嗔道:“死心砚,无声无息的,吓你嫂子一跳。”  心砚目光如刀,冷冷的看着她,道:“你还是我嫂子吗?你这样对得起十四哥吗?”  李沅芷登时花容失色,呆若木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一颗心仿佛停止了跳动似的。  糟糕,怎么忘了后进中养伤的心砚,这下完了。  她脸色煞白,神情哀婉之极,“心砚兄弟,你杀了我吧,我无怨无悔。”  “那满清鞑子有什么好?就叫你轻易舍去十四哥的深情厚爱。我可怜的十四哥啊,你叫做兄弟的怎么办?”心砚神情悲愤,气苦之极。  李沅芷身子倒纵,倏忽站在他的身前,已然倒递上一把长剑,“心砚兄弟,你就来清理门户吧,嫂子死在你的手底下,也不枉了。”  心砚抬起颤抖的双手,他的双手因琵琶骨被毁只能做些简单的动作,眼前的女人美丽中带着一种绝望。“你大可杀了我灭口,心砚已成废人,再无还手之力。”  但见李沅芷惨然一笑,“你的十四哥从来就不曾爱过我!他就算在睡梦中还是记挂着另一个女人,念叨着她的名字。就是在欢好时他也把我当成她,我只是她的替身,这几年来,你嫂子实是生不如死。心砚兄弟,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你嫂子的痛苦,活在这世上,我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还不如乘早脱此苦海,了却余生。”痛苦的表情使得静夜里的她更显得凄美无比。  心砚看着不觉心软了,烛光中的李沅芷楚楚可怜,腰肢颤抖如柳叶飘摇,樱唇轻抿,目光凄苦。  他心中一荡,踏上一步,钗横鬓松的她细长的玉颈雪白如烟,依稀可以看见胸前抹胸的边缘。  李沅芷双眼一闭,娇嫩的身体软软的倒下,心砚忙上前扶持,滚烫丰盈的胴体叫他唇干舌燥,心烦意乱。  虽然她的凤目紧闭,但仍可见长长乌黑的睫毛下泪水盈盈,琼鼻吐气如兰,翘翘的朱唇上沁着细微的汗珠。  手掌中灼热的胴体越发滚烫,好似在燃烧着他渐渐暴涨的情欲。  他凝视那张粉脸良久良久,然后轻叹一声,正要站起,突然有一只纤纤玉手紧紧的抓着他,娇腻腻的如呓语般,“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好寂寞,好寂寞……你知道吗?”  他的心在颤抖着,双膝一软,跪在当地。  “我好冷,好冷啊。”那一声声的娇哼如天外琼音,黄莺歌唱,他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叫一声,扑了上去。  天空中响起一阵沉闷的惊雷,风卷起落叶飘悠悠的在空中打旋,掠过昏黑的朝阳胡同,掠过高高的树林向远方飞去。  炉香袅袅,重帘垂地,烛泪在火焰的踊跃中不断垂下。  秋夜的空气凝结得象新酿的蜂蜜,又甜又腻,凉风从门窗缝处灌了进来,罗裳飘拂略带一些寒意。  “你,你,”李沅芷轻微的喘息着在耳语,“你这小色鬼,还不快起来。”  “不,”心砚的手犹然流连在曼妙玲珑的曲线上,“我要再来一次,这一次我要更狠,叫你永远也忘不了我。”  “噢,你轻点,……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的小傻瓜。”她星目流波,体下淫水四溅,一片狼籍。  心砚还夹在她的阴牝内的阳物渐渐的坚硬,她能够强烈的感觉到那种充分和饱满,一双修长白嫩的玉腿盘在他的腰间,款款相迎。  铜壶滴漏,红蜡将尽,心砚泄出了最后的一丝精华,终于筋疲力尽,不复神勇。  而身下的女人在欢爱后显得异常的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贞女与荡妇原也只在一念之间。  李沅芷原本冰雪聪明,举止端庄,自嫁为人妇,更是恪守妇道,冰清玉洁。  然而真情的付出却唤不来回报,每每子夜梦回,孤衾独卧,芳心可可之际难免想入非非。  而面对的对手安泰一身武功正邪双修,另有一师出身魔门,所授魔教秘门十三宗之‘迷神引’能乱人心智,勾发人心中最为阴暗的本性。当潜藏的那种本能一旦爆发,如不以对路之法循循善诱,将一发而不可收拾。  李沅芷先在春药的催发下失却本性,后在他搜魂摄魄的迷神引下一错再错,以致沉缅情欲泛滥之中,一步一步的沦为荡妇。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书剑后传之风啸九天1-18

3.0分

3.0分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口活

3.0分

3.0分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服侍

3.0分

3.0分 第六十九章 眼神不对

3.0分

3.0分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丈母娘好风骚

3.0分

3.0分 第九十六章 我说是他哥

3.0分

3.0分 第六十九章 给摸摸就干

3.0分

3.0分 第九十六章 嫂子有心事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