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丫环[二]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小丫环[二]

         苦闷的低鸣声持续传出。接著,一阵像是啜水般的声音,自窗后一点一滴地泄漏过来。   「嘶……簇、簇……嘶……啜……呜、嗯!」   苹儿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也不能想像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春姐参杂呜咽的声音,却让她心惊胆战,又急又怕。她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将窗子轻轻拉开一条细缝,闭起一只眼睛,凑上去偷看。   缝隙之中,但见张知德坐在一张大床边,脱了裤子,衣衫敞开,春姐衣衫褴褛,下身裸露,双手被一条大麻绳反绑在腰后,跪在他的面前,吸吮著他那根胀得通红的肉棒,两边嘴角都流出了津液。她双眸紧闭,睫毛上沾著点点泪水,不复平日美丽大方的气质,取而代之的是,是一种由屈辱营造出的色欲。   张知方蹲在她的屁股后面,下半身也已经脱光,双手不断把她的腿往两边扳开,看著那股间滚滚涌泉,啧啧称赞道:「好漂亮的嫩,水还流得这么多……哥哥,我可不跟你客气,要先品尝品尝了。」   张知德摸了摸春姐的头,道:「你要上就上吧,不过话先说好,明天轮另一个丫头时,可要由我打头阵。」张知方笑道:「没有问题。」说著站了起来,掂了掂胯下阳具,在春姐丰满高耸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笑道:「小春,二爷这就来宠你了,好好的享受,有你乐的呢!」   春姐又羞又急,那成熟曼妙的胴体极力扭动,想要挣脱眼前的厄运。可是她双手反绑,对方又是两个大男人,丝毫没有反抗余地。只听张知方发一声喊,抱著春姐的水蛇腰,节节寸进,把一根肉棒直插至根,神情很是舒服,叹道:「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又紧又暖,磨得厉害,荷荷,好呀!」他受用不尽,春姐的身体却剧烈跳动,羞耻得泪水直冒。张知德匆匆从她口中拔出阳具,道:「这丫头,差点没咬了我!」   春姐发狂似地地挣扎,像是离了水的鱼儿,雪白的裸体不住跃动,呜呜哭唤,叫道:「出去……出去啊!啊、啊啊……唔……咕……呃呃……」突然之间,她被张知德扳住了下巴,呻吟声为之一窒。张知德一手扳著她的下巴,一手在那享受过春姐小嘴的宝贝上套了几套,身子一颤,一股白稠的精液射在春姐口中,那粉红色的舌头伸在唇外,也被迫接受了这污秽的洗涤。   张知德随即捂住春姐的嘴,道:「这是老爷赏给你的,吃下去罢!」春姐正失声哽咽,忽然阳精冲喉,腥得她几欲作呕。可是她被捂住了嘴,张不开嘴,想吐也吐不出来,只有和著口水吞了下去。一吞下这恶心的东西,春姐的眼泪又滚滚而下。张知方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只是奋力插著她的蜜穴,把她体内的爱液不断逼出。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呼……啊、啊哈……哈……」春姐无神地呻吟著,身体摆动渐趋微弱,慢慢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呻吟慢慢融入了少许的娇声。张知方持续挺腰,笑道:「哥哥,你看,这小妮子要发浪了。」张知德抬起春姐上身,扒开她的衣物,恣意把玩那对丰腴的乳房,揉了一次又一次,笑道:「这副奶子好大,瞧这丫头也是个淫娃,早该浪起来了……」   春姐无力地摇著头,已是泣不成声,虽然想要强忍住呻吟声,但是在张家兄弟的奸淫下,淫荡的感觉不断扩大,逐渐染透了她的肉体,令她难以压抑。   张知方抽送得越来越急,身体突然抖了一抖,叫道:「去了,去了!」   双手猛一振春姐腰枝,口中乱叫,泄了阳精出来。春姐哈地一声,大口喘了出来,脸上一片红潮,汗出如浆。张知方拔出萎缩的肉棒时,春姐又急促地叫了一声,两片沾满黏液的肉唇微微抽搐,缓缓溜出几丝流水。   张知德把她拉上了床,摆成仰躺姿势,自己跟著压了上去,笑道:「该我了!」肉棒一挺,迫不及待地跟著插入。春姐失声哀鸣,叫道:「不行…   …张大爷,你……你饶了小春罢……啊、呜啊!呜……呜……」张知德哪里理会,抱著她的双腿埋头苦干,舒服地叹了口气,道:「好一个淫娃,缩得好紧……哦,哦哦……」   张知方在旁边看得连吞口水,暗悔自己射得过快,还没享尽春姐体内妙趣,正在用手套弄阳具,准备一会儿硬了再上,忽然瞥见一边光影闪动,不禁为之回头,一看之下,窗口开了道缝隙,外边似有火光摇动。张知方叫道:「是谁?」提起裤子挡住下身,快步过去查看。一开窗子,探头去看,只见一个小小的背影带著烛光,正远远逃进了院子的树丛间。张知德动作不停,道:「怎么啦?」张知方笑道:「有个小丫环来偷看。」张知德哦了一声,笑道:「看出来是谁么?明天跟宋兄说一声,一起捉来办办事罢。」   苹儿一被张知方发现,惊慌之下,立刻夺路而逃。她一路跑到后院,进了一座凉亭,因为过于紧张,一时上气不接下气,喘气连连。她颤抖著手,把烛台放在亭中石桌上,自己往旁边的长椅一坐,脑海仍是一片混乱。   她略一定神,想著春姐遭受张家兄弟奸污的景象,羞愧、惧怕、困惑,一并涌上心来。羞愧的是,她一点也帮不上春姐的忙,就这样逃之夭夭;惧怕的是,万一张知德、张知方认出了自己,说不定便要向自己下手;困惑的却是,不知为何,她看著春姐那美好的身体饱受蹂躏,丰满的胸部被手指捏得变形,股间被男人的肉棒插得淫水淋漓,身体竟然会慢慢燥热起来,好像双腿之间也开始不安分,有什么东西在鼓动著。苹儿脸上一热,心道:「好像凉凉的,是不是湿掉了?是……是跑太急了,流汗了吧……」   不想还好,一想之下,苹儿越来越觉得下体湿润,却不像是流汗的感觉。她忍不住好奇,左右张望,惟见夜幕低垂,四下无人,当下深呼吸一下,解开腰带,把裙子缓缓卸了下来,轻轻落在她的脚边。苹儿撩开衣摆,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稀稀落落的体毛下,那两片粉红色的嫩唇稍稍翻开,里面晶光闪闪,满是春水。她倒抽一口气,心里不自觉地害羞起来,暗道:「不是流汗啊。这是什么?平常……平常就算湿掉,也没有这么多啊……」   苹儿小小年纪,还是个纯真的黄花闺女,第一次目睹男女交欢,就是这样火热的奸淫,遭到蹂躏的,又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所受冲击实在太大,各种淫荡不堪的姿势和声音,都已深深烙印在她的心里。此时这些情景在她脑中翻翻滚滚,登时令她迷迷糊糊起来。右手缓缓放在自己湿答答的花瓣上,轻轻抹了一下。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已兴奋十足,这一抹之下,刺激了她阴唇肌肤,娇躯登时遍体发麻,有如电掣。苹儿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啊、啊哈!」   这种快感,从所未有,苹儿马上沉迷其中,更加兴奋地揉著自己的私处。她不知道这就是自渎,也不晓得旁边已经多了一道观赏的目光,仍然致力于发掘私处的快感,拼命抚摸著下体。   不过苹儿毕竟是个不懂风月情事的少女,虽然肉体已经渐呈亢奋,却不知道怎么让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感,笨拙地抚摸了阴唇一阵,初时体会到的激烈感觉渐渐有点疲乏,缓了下来。苹儿意犹未尽,立时急了起来,手指拨弄著湿润的肉唇,心道:「要怎么做才好?是……是摸这里吗?还是要再进去一点?可是……可是……有点可怕……」   她正努力尝试,慢慢把指头往阴道探去,忽然一个黑影过来,挡住了桌上的烛光。苹儿不觉抬头一看,却见宋尚谦站在面前,脸上微微带著笑容。   她惊得清醒过来,霎时羞得无地自容,慌忙抽回了手,拉下衣摆遮掩,支支吾吾地道:「老……老爷!」宋尚谦笑道:「你在这儿做什么?」苹儿羞红了脸,道:「没……没有什么……」   她一从身体的欢愉中醒来,猛地想起春姐的事,急忙叫道:「对了,老爷,春姐……春姐她……」宋尚谦道:「小春怎么了?」苹儿道:「春姐被张……张大爷、张二爷他们……被他们欺负……老爷,你快去救她啊!」   宋尚谦一怔,继而笑道:「哦,那是我要小春去陪他们的。两位张爷来此作客,当然得款待他们一番啊。」苹儿一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老爷,你……你……」宋尚谦一捻长须,笑道:「上次李大爷、王公子来访,也是小春服侍他们过夜的,你不知道么?」说毕,朝著苹儿赤裸的下身打量几眼,两边嘴角不禁上扬。   苹儿听主人这样说,本已惊愕不已,又见到他目光特异,紧盯著自己衣摆下的私处,而自己的大腿也全暴露在他眼前,心底陡然紧张起来,慌忙弯腰下去,要把裙子捡起来穿好。哪知她一弯下身子,宋尚谦忽然冲了过来,一脚把苹儿的裙子踩住,往旁边踢开。苹儿吓了一跳,抬头叫道:「老爷…   …」   宋尚谦扑上前去,把苹儿压向椅背,一手搂住她的纤腰,嘴巴便凑上去强吻。这举动吓得苹儿花容失色,极力挣扎,伸手推著宋尚谦的身子,慌忙叫道:「老爷,不要!」   可是她弱质少女,怎敌得过成年男子的力道?何况宋尚谦是她的主子,她虽然身处险境,竟然不敢全力反抗。只挣扎了一下,宋尚谦已经把她整个身子抱住,接连吻了吻她的脸蛋,又把她那樱桃小口也吻了个遍,舌头直伸进去,纠缠她的小舌头,啧啧有声,口水啪答啪答地直响。苹儿又急又气,几乎要哭将出来,叫道:「老爷,不要这样!放……放开我!」   宋尚谦眯起眼睛,笑道:「苹儿乖乖,老爷来给你开苞。来,先把衣服给脱了。」说著抓住苹儿衣襟,伸手便扯。   「老爷……不要!啊、啊、救命啊!」苹儿拼命抵挡,想把宋尚谦推开,一边惊惶失措地哭喊,知道自己就要面临和春姐一样的命运,强烈的恐惧感逼得她大声呼救。可是夜阑人静,宋家奴仆除了自己跟春姐,几乎都已入睡,而意图染指自己身体的,却正是宋家主人,哪里有人来救?就算有人前来,还不是得听宋尚谦的话?   宋尚谦被她推了几下,又听她大声呼叫,有点恼火,猛地甩了她一个巴掌。苹儿被他打得横过脸蛋,登时头晕目眩,肩头颤动,呜呜咽咽地哭了出来。宋尚谦骂道:「小丫头不知好歹,哭什么?」用力一扯,把苹儿的衣服撕开了一条大缝,整个扯了下来,白白嫩嫩的肌肤,像是刚剥壳的熟鸡蛋。   宋尚谦脱了苹儿的外衣,使她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杏黄色的小肚兜和双脚鞋袜。宋尚谦拿了苹儿的腰带,把她右手腕牢牢绑在椅背横木上,又解开自己的腰带,把她的左手也绑住了,顺便把自己裤子脱了下来,露出尚未全举的阳具。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眼见苹儿再也反抗不得,宋尚谦才满意地摸摸胡子,细细观赏她的身体。只见苹儿双手受缚,坐在椅上,眼眶噙著泪水,左边脸颊被打得微微发红,满脸羞耻畏惧之情,纤细的肩膀抖个不停,娇小的身体十分可爱,肚兜下的双乳却相当饱满坚挺,撑得那一片布料感觉相当狭窄。从上面看下来,被肚兜挤出的乳沟中汗滴飘香,在两颗雪白的圆球间缓缓流动,显得那乳房更加娇嫩了。而两条大腿间的处女秘境,芳草稀疏,爱液早已被苹儿自己开发出来,流满股间。   这副曲线圆滑的娇躯,看得宋尚谦欲火高涨,忍不住笑道:「好,好,不枉我当年把你买回家来,吃了三年的饭,居然长得这么迷人!」这话虽是称赞,但在苹儿听来,只是加倍的羞辱,心里越发害怕,呜咽哀求道:「老爷……您……您不要这样……放了苹儿罢!苹儿……苹儿从来……都没有做错什么,不要……不要这样对我……呜呜……呜……」说话之时,已经是眼泪汪汪。   宋尚谦见她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笑了起来,摸了摸她的左脸,道:「乖苹儿,老爷当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服侍我也是尽心尽力。正因如此,我才要好好奖励你,让你尝一尝销魂蚀骨的感觉啊。」说著手掌下滑,一摸到她的乳房,立刻哦地一声,笑道:「好,真是好一对奶子,让我来揉一揉……」说著说著,宋尚谦把那肚兜也扯了下来,一双手开始侵袭苹儿的乳房。   「啊、啊啊……」苹儿双峰一落入宋尚谦手中,立刻遭受到诸般玩弄,,一下被分别推开,一下又被挤在一起,奶头被手指弹、捏、按,刺激得苹儿咬紧牙关,却仍管不住呻吟声,汗水涔涔而下,满面羞红。丰满的乳房在宋尚谦的摆布下,好似散发著一股腾腾热气,蒸著汗液,渲染著粉嫩色泽的诱惑。   宋尚谦见了苹儿肌肤渗汗、白里透红的模样,赤裸裸的少女胴体,不禁越看越心痒,阳具也已经完全胀起,极需发泄。他放开苹儿的乳房,拍拍她的耻丘,手指搓搓她柔软而稀少的阴毛,笑道:「乖苹儿,老爷给你尝一个好滋味。」身子上前,肉棒顶在她的阴唇上,就著她湿黏的爱液揩了一下,随即往前钻去。苹儿惊声叫道:「不,走开!啊啊……老爷,拜托!不要…   …我不要!」   这是苹儿最不愿意发生的情形,可是她已经无法阻止了。这时的她泪流满面,竭尽力气地哭叫、哀求,尝试著把腰扭到一边,不让宋尚谦进入。可是宋尚谦把她两腿分别抱在腰边,肉棒渐次入侵,苹儿完全没有办法回避,扭动的纤腰,反而加强宋尚谦的快感,笑道:「苹儿,你扭得很好啊。哈哈,再……再扭呀,真是舒服……呼……哈哈……」   避是避不过,要抵挡阳具入侵,苹儿一样毫无办法。这种姿势,苹儿连腿也并不起来,只是更加紧密地夹紧宋尚谦的腰部,使他更能用力插入自己的嫩穴之中。苹儿没有任何办法,只有无助地哭泣著,伴随著疼痛不堪的呻吟声,让主人的阳具深深插进她的胴体里,享受纵欲的乐趣。   「嗯、嗯、哼、嗯!」苹儿忍受著开苞的痛苦,咬牙切齿地苦哼著,眼泪一滴滴落在她的胸口。下体传来的剧痛和充塞,令她在昏厥和清醒间来回摆荡了好几次。火热的阳具,占据了她纯洁的身体,爱液流在椅子上,滴滴落地。宋尚谦舒了一口气,淫笑道:「好一个闺女,真是妙极了!」   苹儿呜咽地道:「老……老爷……」宋尚谦笑道:「别哭,别哭,等一下你就会尝到甜头了。哈哈,小美人,叫几声来听听吧,嗯,嗯?」他一边说,顾不得苹儿刚刚承受破瓜之痛,便已噗滋噗滋地抽送起来。   「咕……唔、唔唔……」苹儿在他抽弄之下,发出凄苦的呻吟,身体一前一后地摇晃著,丰满的乳房也抖来抖去,背脊顶著椅背,压得她一阵酸麻。宋尚谦看她双乳晃动,色心更炽,低下头去,一口含住她的左边乳头,大力吸吮,胡须扫得她肌肤发痒,颤抖不休。   苹儿闭上眼睛,含泪哀鸣,再也不做任何抵抗,任由宋尚谦奸淫蹂躏,心里充满了悲哀和羞愤。宋尚谦却亢奋无比,在那柔嫩的肉洞中尽情冲刺,品尝苹儿的少女体态,胡乱舔著她的肌肤,又放开她一条腿,空出一只手来,在她的屁股上粗鲁地捏著,道:「脚夹紧一点,扭一扭腰!」   苹儿遭凌辱失身,悲痛欲绝之下,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意愿,神智逐渐朦胧,竟然像平日一样听话,两腿用力抬起,紧箍宋尚谦的腰,轻轻摆起了腰,好让肉壁更能摩擦他的阳具,使主人得到满意的服侍。她对自己竟如此轻易顺从,也觉得不可思议,更觉得丢脸到了极点,哭得如泪人儿一般,心道:「我……我只是一个丫环……没有办法啊,我怎么能不听话?可是我不想,我不要啊!」   宋尚谦亢奋地叹了一声,阳具畅快地插著苹儿的身体,叫道:「对了,对了!」他用力一冲,先端直抵苹儿牝户花心,苹儿登时颤声哀叫:「哦、…啊啊……」   这声呻吟婉转娇弱,宋尚谦听得筋骨酥软,淫欲大增,更是死命硬干,把苹儿下体嫩唇抽送得几欲外翻,浪水奔流,手上乱摸乱抓,大肆侵犯苹儿的娇躯。在肉棒的运动下,开苞的痛楚逐步削减,接踵而来的肉体快感,慢慢散布到了苹儿的每一寸肌肤。苹儿初次交媾,就遭遇这样肆无忌惮的奸淫,失魂落魄之余,已是无可矜持,慢慢开始仰起脖子,细声娇吟起来。   「唔……哈……哈啊……啊啊啊……」在身体的本能的引导下,苹儿虽然止不住悲凄的眼泪,却也无法抗衡体内滋生的欲望,呻吟声中,混入了越来越多的春情,慢慢地少了苦楚。那娇柔的身体,渐渐被主仆关系压得屈服下来,对宋尚谦的淫行顺从地回应,腰越摆越急,脚也夹得更紧了。   苹儿呼喊著令她羞愧难当的浪声,挺著纤细的柳腰,在宋尚谦的强暴下,心中的痛苦和身体的快感同时折磨著她,泪水和爱液同样泛滥,无奈地滋润她的脸蛋和私处。她大力摇头,失声叫道:「老爷,快点做完罢,我……   我快要死了,我……啊啊,哈啊,我……啊啊!」   在苹儿的叫声中,宋尚谦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在一次苹儿下身嫩肉的收缩中,将一股混浊的阳精注入了她的肉体。   「呜、呜──!啊啊、哈……呵……啊、啊……」苹儿短促地呻吟,喉咙深处散逸出绝望的喘息,头轻轻垂向一旁,一线津液从她唇角淌下,滴在她的乳房上。宋尚谦喘著大气,拔出了阳具,上面沾著苹儿的爱液,混著几丝淡淡的血迹。苹儿的贞操,就这样被他夺走了。   宋尚谦舒爽得满面笑容,摸摸苹儿的头,道:「苹儿,苹儿,你真是个小妖精,老爷爱死你了!」说著一脚踩上长椅,用手抓住她一边乳房,用那团豆腐般的嫩肉擦拭自己的阳具,把爱液精血都留在乳上。苹儿无言地垂著头,默默啜泣,两腿慢慢并拢,紧紧夹住了私处。   宋尚谦穿好衣裤,这才解开她双手的束缚。因为在受到奸淫时,苹儿一度剧烈反抗,两边手腕都被勒出了暗红色的痕迹。苹儿重获自由,悄悄瞄了宋尚谦一眼,泪光莹然,慢慢用手遮住双乳,弯下腰去,几乎要把头埋在双膝之间,瑟缩地坐在椅上,哽咽著不说话。   宋尚谦咳了一声,道:「苹儿。」苹儿默不作声,只是哭泣。宋尚谦加重语调,叫道:「苹儿!」苹儿泪落双颊,低声应道:「是,老……老爷,有何……吩咐?」宋尚谦一捻胡须,微笑道:「明天开始,你不必做厨房的事,在我书房里伺候著。」   苹儿娇躯一震,颤声道:「老爷,我……我……」宋尚谦走到她身边,拉著她站起来,捏了捏她的下巴,笑道:「苹儿不听话么?」苹儿闭上眼睛,泪点儿扑簌而下,轻声应道:「是……苹儿听话,苹儿知道了……」   宋尚谦笑了一笑,把苹儿的脸抬起来,贪婪地吻了又吻,更把她的舌头强吸进来,咂了一回,又把许多口水吐进她的唇间。苹儿逆来顺受,颤抖著吞下主人的口水,只觉咕噜咕噜地一阵反胃,羞愧得只想朝旁边的亭柱一头撞去。她知道,这样顺了宋尚谦的意,就等于从明日起,她都要在他的书房内,随时供他需索纵欲了。可是,苹儿心底悲泣,却已经完全不敢抵抗了。   苹儿拿著熄灭了的烛台,失魂落魄地回到了房里,却见春姐已经回来,正换著睡觉的衣服。春姐见到苹儿进来,好像没事人一样,笑道:「苹儿,你上哪去啦?这么晚了……」再一看,见到苹儿无神的双眼,登时吓了一跳,顾不得没穿外衣,急忙迎上前去,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苹儿苦涩地笑了一笑,才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再次失控,滚滚而下。她投进春姐的怀里,叫道:「春姐,你……你怎么能这样?他们这样对你!你……你……我……」春姐心头一震,低著头,轻声道:「你看到了?」苹儿倚在她的肩上,呜咽道:「我……我看到了……我也……我也被……强暴了……」   春姐一听,吓得浑身冰冷,轻轻将苹儿推开一点,仔细一看,才发现苹儿的衣服已经撕裂,穿得凌乱不整,不由得又惊又怒,叫道:「是谁?你…   …你被谁……欺负了?跟春姐说,春姐给你讨个公道。」她刚刚从张家兄弟那儿回来,知道不会是他们,只道是哪一个仆役下人,把苹儿拐去奸淫。苹儿一抹眼泪,低声道:「是老爷!」   春姐一怔,沉默了下来,轻轻抱住苹儿,叹道:「苹儿……」苹儿搂著春姐,哭喊道:「春姐,老爷他……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是老爷,我是丫环,但是……但是……他不可以这样啊!我……呜……呜呜……」她满腔委屈,无处发泄,一时忘了春姐也才刚身受凌辱,便向她哭诉,已是泣不成声。   春姐抱著苹儿,拍拍她的肩膀,眼眶中泪水滚动,叹了口气,低声道:「苹儿,苹儿!我们只是小丫环罢了。老爷买了我们,要把我们怎么样,那都是命……苹儿,没办法的……」   两个小姑娘互相拥抱,都哭了起来。苹儿一边哭,想起白天遇见的那位文公子,不禁悲从中来,低声道:「为什么我不是跟著他?」春姐道:「什么?」苹儿轻声道:「如果……如果我是那一位文公子的丫环……他人很好,他一定不会这样……」   春姐无奈地苦笑,轻声道:「苹儿,你还是没明白。丫环就是丫环,跟著谁都一样,不管有什么事,自己都做不得主的!」苹儿默默低头,又难过地哭了起来。可是不管怎么哭,心中的悲伤却一点也不曾减少。不知是否勾起了刚才的情境,苹儿哭著哭著,下体竟然互相呼应,一阵轻轻的痉挛,悄悄涌出了爱液。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小丫环完结篇

3.0分

3.0分 小丫环1~6回完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沙漠藏书馆 十景缎外传《小丫环》

3.0分

3.0分 公主胯下的丫环们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小姐、丫鬟与我

3.0分

3.0分 保姆丫鬟

3.0分

3.0分 霹雳丫少妇

3.0分

3.0分 性挑欲女——王小丫 [作者:不详]-乱伦小说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5m6.xyz  http://www.fensedh.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